• 2010-12-12

    放手要淡定 - [似水年華]

          與《仙劍雜誌》結緣是很巧合的。

          那時候的我還懷有文學白日夢,喜歡寫點小東西放到網上被網友捧捧,想享受一些飄飄然的感覺。跟著有足夠多的閒時耗在網上並且喜歡仙劍這個遊戲。認識江小羽之後,加入《仙劍雜誌》就是預先設定好的程序,順理成章、毫無疑問。

          敲門文是那篇現在讀起來酸得不得了的《仙劍紅顏十二賦》,但是最開始的服務對象是已經停刊很久的《寰宇月刊》,我懷著一腔熱情一腔熱血(說起來真的不誇張)給這個雜誌寫了很詳細的企劃書,包括欄目設置、選文風格、宣傳路線甚至發展藍圖都在腦海里醞釀再醞釀,結果雜誌做了兩期之後,迫於很多現實的因素,包括人事、資源,雜誌已經開始很難繼續辦下去了,加上小組成員的意見分歧挺大的,缺乏向心力。草草出完第七期之後,這本雜誌就直接和讀者們say bye bye了。之後沉寂了一段時間,08年下半年的某一天,被一種不甘心的動力推動著,我主動找到戀絮,與之合作繼續《仙劍雜誌》的出刊,我把《寰宇月刊》的企劃直接使用在《仙劍雜誌》上,所以大家在第七期里看到了有欄目有初步風格的仙劍雜誌。因為前面有《寰宇月刊》的製作經驗,所以接收《仙劍雜誌》並沒有遇到很大的困難,加之有一個很厲害的美工,雜誌在美觀度方面有很大的進步,最大的問題是稿件的來源。可能是我本身就有原創情結吧,我不太喜歡從網絡上弄些文章原封不動地搬到雜誌上去,既然這樣直接上網看不就好了,爲什麽要每個月等雜誌呢?所以雜誌的文稿可真的是來的有血有肉,我印象最深刻的還是第七期《仙劍雜誌》,也是現在我想起來都覺得挺自豪的事情,這一期雜誌百分之九十的文章都是自己一筆一字碼出來的,什麽淮山君、闌珊、趙無常,或許在別人的眼裡是代表一個實實在在的人,實際的情況是,這只是玄冰朔雪信手拈來的幾個筆名……對那些一直被蒙在鼓裏的讀者朋友們說聲不好意思,眾口難調,人才難找嘛~~

          仙劍雜誌第八期開始招了一些新人,雖然都是一些被人標籤的90後“小盆友”,但是大家相處共事地很愉快,在這樣的合作環境下,第八期、第九期都算是出刊順利。可是創作這種東西,多做多倦怠,加之大家的時間有限,實在經不起這種每個月寫稿出刊審稿的折騰,最後仙劍雜誌又沉寂了一段時間。在這個時候,我又做了一本電子雜誌——《此間》。原來我都是負責文稿方面的工作的,但是《此間》是自己真正的“孩子”,雜誌的每個環節都是自己親自操刀的,稿件自己寫。自己找,美術自己磨自己做,怕做出來的效果不好被人拍磚被人P,於是我把美術署名為趙無常,這樣的出刊方式一致持續到更名為仙迷之家的仙劍雜誌第十一期,一年下來磨了四本雜誌,是有一種身心俱疲的感覺。不能說很厭惡這樣的工作,如果能回到過去,我會更加努力去投入這樣的工作,可是現階段真的有太多太多的事情糾纏一起騰不出一絲的空間去容納仙劍雜誌,我覺得是應該把事情交給下一個人。現在官壇正好有創作的雜誌,正好可以把仙劍雜誌的資源給他們繼續發揚光大,算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了,我終於要放手。

          是會有一點點不捨得的,因為自己當年是真心投入過的,雖然不知道仙劍雜誌以後會不會傳承下去,但是作為其中一位“經手人”,還是衷心希望它有一個好歸宿。至此,我覺得我大學時代追求過的東西算是完完整整地落幕了。感謝上帝給我過去一段很美好的時光,讓我認識那麼多可愛的同好朋友們,雖然最終還是沒做墨明棋妙的專訪,還是沒有把雜誌帶進“大尺寸時代”,有很多事情在設想中還沒實現,但是我得到了很多朋友的支持也學到了很多東西,心滿意足。其實也談不上放手什麽的,因為雜誌是大家的,任何人只要有熱情都可以做仙劍雜誌,我們之所以沒有把雜誌名稱定義地如此寬泛,就是想更多的人加入我們——做仙劍的延伸周邊作品。電子雜誌是延伸周邊作品之一,不是唯一,未來自己還是會秉承這樣的理想繼續走下去,為了自己所愛的東西付出。工作要淡定,生活要淡定,人生要淡定,希望雜誌越辦越好,PFC越辦越好,且放紅塵三界中,相逢一笑此山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你的付出有人目睹,有人记得的~
    毕竟仙剑杂志是很多人喜欢的杂志呀。
    其实我挺后悔当时没有好好地认真地为杂志干活= =||||||
    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