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22

    戡乱 - [似水年華]

          兩個多月沒更新過博客了。我以前常常很奇怪暴力她們為何能半年不更新一次博客,原來真的是能的,要么就是生活太充實了,一天有四十八小時的事情要做,要不就是生活太乏善可陳了,連裝裝文藝的勁兒都沒了。我接受唔到咯~~~T_T

          畢業答辯結束(很久)了,那天中午和小銘、暴力、趙蝦坐在偌大的科技樓一號報告廳看著我們小組的過場五分鐘,聽著my little airport那首畢業名曲,我真的感慨到無法用言語來表達,那種“僅僅爲了你”的感覺一直在心動湧動湧動。和當時高考結束的情況一樣,我以為答辯完之後自己會相當激動,結果沒有。晚上想宿醉的,也沒有成功,處於青春的尾巴的自己還是一如既往的孬。

          答辯結束沒多久,和暴力、趙蝦、小銘去了四川作為畢業旅行,我覺得那十二天是人生一段最無憂無慮的光陰,什麽都不需要惦記,只要好好去玩好好去吃好好去聊好好去瘋。我的人生,能認識這三個人無憾了。希望四犬團往後還有機會一起出行,吃到老玩到老。

          六月十二號下了飛機回到深圳之後,我覺得自己從天堂墜落人間,還是一個無比現實和殘酷的人間,之後的事情就不詳說了,跟著沒多久我就變成了一個死上班族,做著一份庸碌無為的工作,賺著微薄的薪水還幻想自己會有出頭的一天,太可笑了。我爸說的沒錯,其實我就是一個大事做不來小事不想做的人,我一點也不上進、一點出息都沒有,我變了,真的變了。

          本來想著畢業之後就把這個博客捨弃掉的,現在又有些不捨,還是繼續吧,就像生活一樣,再孬也是一樣要活下去吧~我作為一個悲觀主義者也是不是該幻想,稍微幻想一下,生活還是美好的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Crazy days 03 2009-07-22

    评论

  • 往事不可提啊,不可提。
  • 我来了这边之后屡次想更新,于是乎草稿箱都放了上千字的东西,却没有发布的欲望。那种坐在403等你们中的某人回来,就顺手在暴力的电脑上敲了一大篇东西的闲适心情已经不再了。不过,怕是我也不会放弃吧,毕竟生活无论好歹,都还是想记录下,留点痕迹吧。
  • 摸摸头,我很想你滴
  • 摸摸头,我很想你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