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4-11

    夕顏 - [大迷茫時代]

    我和包子大概相識了兩年。因為很敬重她的才華,所以即便她是一個女生,我還是將其稱呼為包子君。

    她說她是夜行動物,所以我每次都只能在凌晨時分碰到她。地點,當然一如既往是在網上。

    幾天前的凌晨,又和包子君在網上偶遇了。記得我們上一次剛好聊到各自的一些感情生活,這一次看到她,我很八卦地問了她的近況。然後她發一首歌曲——曲子是《SCHOOL RUMBLE》裏面很有名的插曲《夕顏》,歌詞則是包子君自己填的。我記得很多年前,自己第一次聽到《夕顏》的時候,能登麻美子的聲音讓我內心就湧動著一種叫作感動的情愫。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聽著這首已經被改編成中文的《夕顏》,內心依然如昨,又似乎有些落寞。

    包子君說,我心如歌,歌如我心。然後我什麽都明瞭了。君生我未生的戲碼爲什麽一直一直在現實生活中不斷重演呢?我搞不清楚了。

    ——————————————————————————————————————————

    如果有一個異性朋友忽然有一天跟我說,我們的友情到此為止。我腦海裡會有兩種想法,一是認為這位異性朋友的潛臺詞是——開始我們的愛情之旅吧!二是認為這就是ENDING,大家的世界裏沒有然後這一詞了。

    但是對我講這一句話的是一個同性朋友。雖然我可以當作這是一句玩笑話或者這本身就是一句玩笑話,只是我這死腦筋想偏了。可是,這樣的自圓其說比起有人對我說,“只是你的一廂情願”更覺錐心。

    ——————————————————————————————————————————————

    生平最討厭兩種人:一種是在你面前什麽都懂(或者裝懂),你說一個日,他(她)給你解釋到銀河系五十四萬年才爆發一次的黑子自爆去了的人;另一種是你說什麽他(她)都表示不懂不理解不明白不清楚,或者直接把自己的無知當成了好學,把你當成十萬個為什麼,明明是很簡單的問題還要裝出一副“你好厲害喲”的樣子的人。

    生活就是一張寫滿“事與願違”的紙,不過是想遇到一些話投機的人,是有這麼困難嗎?

    ——————————————————————————————————————————————

    最近的精神食糧:

    笨蛋測試召喚獸(雖然是一部名字很囧的動畫片,但是裏面有很多很好笑的槽點,尤其是適合貧乳的女生觀看,你們會愛上島田同學的吐槽的。)

    荒川爆笑團(死魚眼金髮女主角+死腦筋平凡男主角+沒辦法想像的囧生物的茶話會+幻燈片)

    會長是女僕大人(就是一部少女動畫,人設沒有崩,劇情還可以,無聊的時候可以看看)

    K-on!!(一個星期追一集,我覺得我會思憶成狂的)

    薄櫻鬼(只是很漂亮,暫時沒覺得不好看。BL自重。)

    無頭騎士異聞錄(就是一個要到最後才看明白的陰謀劇,咳咳!強烈推薦。)

    閃光的夜襲(我會堅定地追下去,已經做好被噴和噴人的覺悟)

    空之境界(爲了214,爲了阪本真綾)

    天水圍的夜與霧(壓抑到我在很努力地思考要找一個怎樣的丈夫才是正確的=_=)

    龍與虎(趙蝦,我終於在看了,開心吧開心吧開心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