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25

    浣溪沙 - [大迷茫時代]

          昨天和沁崽出去,應該說我是三陪而已——陪聊、陪吃、陪逛街。好久沒見了,反而不知道要說些什么,話題還是老樣,感覺大家都沒怎么變,也感覺大家都變了,很微妙的感覺。在東門動漫城某家店外看到諫山黃泉的手辦,好美TAT,兩個人趴在櫥窗那里不想走(真是對那種頭髮黑直長的角色沒有抵抗能力啊~);在滿記邊吃甜品邊求證風息的性別,狠狠地八卦了一番;後來她說可能要和她男人登記了,我頓時就覺得自己的小宇宙嗡的一聲炸了,想想看沁崽馬上都是已婚人士了,這才是真正的薩比西啊~

           昨天晚上失眠了,但是與上面的事情無關。那種明明睡意很濃,但是意識又很清楚的失眠狀態真是非常難受,每當這個時候我都會想,下禮拜要裝個床簾、買個耳塞、戴個眼罩之類的,送XX一個無聲的鍵盤送XX一個無聲的鼠標。然後又會想要是有熄燈斷網的強硬制度多好啊,想著想著還是睡不著,接著就會上廁所……這樣的情況在過去的四年不知道發生了多少次,到底過去都是怎么堅挺到今日的!?我似乎天生對聲音和光線就特別敏感,記得初中的時候宿舍的風扇轉起來很大聲,每晚我都因為這個風扇睡不著,想關掉來睡覺,但是舍友說很熱(明明開著空調的,可是她們非要又開空調又開風扇才爽= =),就這樣,宿舍十點熄燈,我就一直躺在床上等到十一點半十二點等其他人都睡了,再偷偷起來把風扇關掉……

          但是這種會被吵到失眠的情況應該也不多了,畢竟馬上都要滾出這個學校了。想想,還能被吵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還是幸福的事情。想起來樊老師的一句話:好讀書不好讀書,好讀書不好讀書。大學四年啥都沒學成,就是把自己養懶了,懶到我連靜下來看一本書的集中力都沒有。

          今早鬧鈴響的時候,外面的天色跟六點似的,我還有一絲絲想懶床的沖動,而實際上那時候已經八點了。九點鐘會進行我大學里最後一場考試。兩道題各50分,最少寫1000字,附加題30分至少要1500字,我曾經想過能騰出時間做附加題,但是當我花了一個小時才把第一道題答完的時候就知道,想在這最後一場考試拿個A+只是自己的臆想罷了。就這樣,我大學里最後一場考試就以那寫到手抽筋的兩千字結束了。也可能這是這輩子最後一場考試。

           Reincarnation last harmony(食靈—零),還能有比這個更悲傷的曲子么OTZ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Reincarnation last harmony,孩子你也被这个萌到了吗,话说在豆瓣看到评论,现在看到pocky都觉得悲伤。。。
    敏感脆弱的婉酱,加强自己神经吧,还有几十年面临折磨呢,不过我都乖乖放你回家了不是,即使我马上要一个人呆在这。。。萨比西
  • 我说很小可能而已啊!!!你又脑补了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