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23

    “雙無” - [大迷茫時代]

            算起來,應該是去年了。去年生日那天,和小銘去飯堂吃了個午飯,回去宿舍的路上路過“喬家兄弟”,我仰著頭望著這個被譽為“全深大樓層最高,設備最豪華、服務最為人性化,學期租金又只要750RMB且全部被晚我們兩年入學的師妹住了”的“喬家兄弟”,忽然心中涌動著一種叫作“心生不忿”的極端不平衡感。我跟小銘說,喬家兄弟建好這么久我都沒進去過呢!小銘爽快地答應陪我進去瞅瞅,“要讓全深大的人知道,俺老娘也是住得起喬家兄弟的人。”(其實這是小銘的原話)。于是我倆大大咧咧大大方方地走進了傳說中的喬家兄弟,一進電梯是牛X地按了11樓,那個按電梯的氣勢儼然就是暴發戶才有的,同在電梯的“喬家原住民”用很奇怪的眼光看著我們。結果步出電梯來到傳說中的十一樓。靜得就像是死城一般,每個宿舍都大門緊鎖,高層的風又特別強悍,冷得我和小銘只能沿著陰暗角落猥瑣前行,要是剛好有宿管阿姨經過,一定就認為我們是入室騙電腦的校外陌生女子。我們在十一樓轉了一個圈,最後在1116室照了照片,小銘說就當作是生日紀念吧!就這樣,又滾回我們那個位于喬家豪宅區旁邊的云鳳貧民窟了。唉~

            沒有記錯的話,應該是發生在兩個星期前的一件事。某天晚上和小銘吃完飯又走在我們回宿舍必經的路上,我像往常那樣挽著小銘的手,正好那天她穿了靴子,個頭比我高了一大截,她忽然很“賤”地跟我說:“我覺得我們這個高度差好情侶啊~”然后我的視線正好瞄到前面一對情侶,男女站的位置和我與小銘的一樣的,而且那個女的也正好挽著那個男的(真的情侶,BG=_=),他們和我們大概相距個七八米,感覺上小銘就跟那個男的一樣高,我就跟那個女的一樣高。于是我就說:”像前面那對一樣么?“小銘繼續很“賤”地說,沒錯。然后我說你哪有那個男的高啊~就在這時候我倆不知道哪里來的心有靈犀,操著極其猥瑣的步伐快速地向前走,就在和那對情侶走到并排的時候,我還一副勝利者的樣子小聲對小銘說,“你輸了。”明顯那個男的就比小銘高半個頭。正當我們為這一次心有靈犀的猥瑣行會心一笑的時候,就在我們前面五米處,小Do出現了……“我靠~你們兩個再猥瑣一點。”小Do想裝出一副不認識我們的樣子可是又為我倆的猥瑣行徑笑到直不起腰。唉~

            昨晚空見在群里說,她是一個89年的老女人了。然後我回了一句,我是“雙無”青年啊!她“哭”了,說我也是。于是我更想“哭”了。在這個世界里作為一個“雙無”青年能猥瑣如我一般的還真的不多啊~可是放眼文藝黨,貌似一個比一個更具猥瑣的潛力。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么。

            PS:博客大巴你再鎖我的日志,我就走人!!!!!!!

    分享到:

    评论

  •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