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19

    自虐 - [大迷茫時代]

    報考六級,根本就是一個自虐行為。

     這已經是我第三次報考了,再一次在考場裏絕望。

    然後最虐心的是,明年還得繼續。

     兼職那邊,越做越沒勁,雖說我從不覺得自己是池中蛟龍早晚一天要一躍天際,可是我還不至於要做到現在這個份上吧?但是人就是很賤啊!看在錢的份上,還是得繼續。

     一直說要給包子做專訪,從十一月說到今晚,終於和包子好好地聊了一晚。其中有一段話聽的我相當感慨,“其實當年我跟朝歌也是啊,就是發水帖的小屁孩,那時候她沒玩COS,我沒玩配音……其實就是有時候外人看起來好像牛人總愛跟牛人在一起,但其實根本不知道牛人都是無名小卒的時候的情誼。”

    我沉默了幾秒,回了一句:“識于微時是一種很特別的感覺。”

    然後就想到了五月。這兩天她一直找我,似乎有事情想和我說。可是我這兩天上網時間飄忽,常常是她上線了我下線,我下線了她又找我了。直到今天中午才聯繫上。她告訴我她要給江南的新作畫插畫了。其實這并不是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所以給我的驚喜度挺低的。但是我知道她這么“正式”地告訴我這件事,究其實也不是想要什么稱贊吹捧,更多的是一種信任(至少我是這么理解的)。我們早已脫離那些有大把大把時間閑聊胡扯的年代,每個人都在為自己奮斗,聚首的時間越來越少,但是你依然記得我,還有能與我分享的喜悅或迷茫,這份情誼不是只言片語能表達出來的。

     以上的話,對所有的朋友亦然。

    “其實很多事情想太多了就沒有勇氣去做了,什么都不要想,開始就好。因為一旦開始了,你才能慢慢找到堅持下去的理由”

     ——————————————————————————————————————————————

    考六級前和某女人的對話,為顧及其光輝形象,我把ID省去了- -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