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22

    Crazy days 03 - [東張西望]

     

          今天早上七點鐘爬起來去上班。連死了的心都有。比往常提前了10分鐘到車站,沒想到這就比往常提前了半個小時到辦公室。結果沒門進,只好癱坐三樓走廊的長凳上,好累,真的好累。上班三天,宿舍忽然變成了“賓館”,宿舍其實只是一個提供洗澡和睡覺的地方。每天沒睡醒就爬起來上班,早出晚歸,日子過得比高三復習還充實。

          早上十點,被王老師叫去做一個調查問卷的PPT排版,要求把PPT做出翻頁的感覺。我當時就迷茫了,從來沒想過PPT能做出翻頁效果的。我又實在不好意思說做不出來,于是只好硬著頭皮說我盡量吧!這邊廂翻頁PPT沒有研究出來,那邊廂廣告部某版面的主編氣勢洶洶跑來找王老師。可是王老師早在交代任務之後五分鐘就消失地無影無蹤了。我作為被她交代過任務的實習生,被那個氣勢洶洶的版面主編誤以為是王老師留下來協助她修改策劃案的幫手。于是我“悲慘”的一天也開始了。

          其實整整一天時間我就做一件事:修改整合策劃案。話說樓上某廣告公司幫特區報社做了一份“幸福家庭系列活動招商策劃案”,現在要去說服某藥品(嗎X啉)企業贊助冠名。可是負責拉贊助的這位主編認為某廣告公司做得這份策劃案“無比混亂、不知所謂,隨便找個學生都做得比它好一百倍,完全就是騙農民的!” 所以要徹底修改這份被她貶得一文不值的策劃案,使之能達到4A廣告公司看得上眼的水平。于是,我很莫名地接手了這個燙手的山芋。從早上十點半到下午五點半整整七個小時都坐在辦公司寸步不離地修改整合PPT,還要被主編威嚇:這份策劃案我四點半要寄到上海去的;這份策劃案事關50萬贊助費的不是開玩笑的;這怎么連話都不會說了……我懷著肝腸寸斷的心情修改這份無恥的策劃案,第一版還是沒通過這位主編的法眼,只好移師到她的辦公桌上,在她的監督和指導下,臨近下班時刻終于完成了一個大概。主編說:把你的電話留下,明天繼續。

           ……我這才知道,在學校三年最有用的一項技能竟然是做PPT。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辦公室,看到主任還沒下班,雖然已經超過了正常下班時間,可是主任不走,我也不好意思走。只好癱坐在那張壞掉的椅子上。曉東看我無聊,就給我三個電話號碼,詢問他們到底要不要來上課。三通電話,詳情如下:

    one

    我:喂,您好。請問您是王小姐嗎?

    對方:(很不友善)你是誰啊?

    我:哦,我是特區報(卡)社新聞(卡)交流中心的,您在我們這里報了一個中級口語班,可是您還沒交錢也沒來上課,不知道您還來不來上課呢?

    對方:BLABLABLABLA……   

    two

    我:喂?

    對方:……(我真的沒聽到聲音)

    我:請問是陳……聰……(嚴重遲疑)先生嗎?

    對方:(很不友善)我是女的!!

    我:(如夢初醒)噢噢噢,不好意思啊~是這樣的,我是特區報社BLABLABLABLA

    對方:BLABLABLABLABLA

    three

    ……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

          打完這三個電話,心都碎了。唉,我還真的是不夠服務精神吶,連電話都不會講了T  T。我又繼續癱坐在那張壞掉的椅子上,等啊等等到六點半,主任還是紋絲不動地坐在座位上。可我真的想回去了。只好借著去布置教室的名義溜了出去。唉,其實到了車上我才想,為什么不老實地問主任能否先走呢?

           希望明天不用再做PPT,希望明天公交車上少點人,希望今晚睡七個小時跟睡十二個小時一樣……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戡乱 2010-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