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20

    Crazy days 01 - [東張西望]

         今天是實習的第一天。雖然是暑假,但是深大異常熱鬧。早上趕往公交車站的路上,碰到好幾個同學,慣性地互相說句鼓勵的話,然後各自“奔赴”自己的實習單位,那真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因為前一天刮過臺風,所以今天早上的天氣很清爽。但是一到公交站臺氣溫就明顯上升。八點剛過不久,西門車站已經聚集了好多人,全是深大或者居住在學校周邊的白領,個個對公交車都是一副翹首以待的表情。路況并不好,感覺路上的汽車走得極不暢順,一卡一卡的,大概是星期一又加上上班高峰期,所以公交車也是姍姍來遲的。我茫然地等了十分鐘,好不容易等來了113,可是車上已經是人滿為患。當時真的是情非得已,要是不上這一班113,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了,顧不得禮儀形象什么的,使勁地往車上擠,作為最後一個“勝利者”的我就這樣搭上了113,開始了一段“顛沛流離”的上班之旅。

          車上的人多到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頓時有一種“覓食真艱難”的慨嘆,看著一張張年輕的臉,不由地想做兔斯基的揮拳灑淚狀,喊道:都是實習惹得禍啊~~湊巧的是在車上也遇到了一個同學,遂與之交談起來,不問不知道一問嚇一跳,人家都是帶薪實習的,還能拿到2000元一個月。一個應屆畢業生能到這個工資都“夫復何求”了,更何況是一個大三實習生。相比起我這個被戲虐為“帶著油米醬醋茶去實習”的大三仔來說,人家的RP是有多好呀。我觀照自身後汗顏不已,再一次領略到了什么叫“同人不同命,同傘不同柄”。

          再回到我不得不吐槽的路況,整條深南大道上像便秘似的,公交走走停停、一頓一頓的就是不暢快。在我已經提前了一個小時出發的情況下,還是遲到了十分鐘。去到報社,發現所有人都已經坐到自己的座位上了,只有我好像迷途的小羔羊,面帶僵硬的笑容走到主管面前。上一次見部門主管已經是半個多月前的事情,今日再見,她很自然而然地把我忘了,我也很自然而然地看到她才恍然大悟:原來主管長這個樣子。我本來是應征到廣告部去的,後來莫名其妙地分到了一個叫新聞培訓交流中心。這個中心就厲害了,居然是在廣告部總編輯室的旁邊,一間比403宿舍還略小,只有四個辦公分間,三個正式員工的小辦公室里,當時是已經有另一個實習生在實習,因此我就變成了那四分之一以外的人,注定是沒位置的人。辦公室一位大叔主管(三個正式員工中,一個主任,兩個主管)見我“可憐”,很熱情地把一張缺了一個腳輪的椅子搬到他辦公桌旁邊讓我坐下,怕我無聊還把桌面兩本書熱情地遞到我手里,說:“來~看書看書。”我接過書,分別是講汶川地震和新聞編輯的兩本書,實在提不起我的興趣。這時候主任問:你有寫過新聞稿嗎?我頓時結舌,說沒有但是在寰宇月刊、仙劍雜志那會也大大小小寫過幾十篇稿,說有但是我確實沒給報紙寫過。于是很誠實地說,沒有。主任一副詭異的神情,然後說:這樣的話,以後你就多跟著王老師去籌辦活動吧!我順著主任的手勢,把目光聚集到另一位主管的身上,她禮節性地沖我笑了笑,可是我感覺那似乎是皮笑肉不笑,心里頓時就涼了一半。

          經過簡短的介紹與認識,我還是老老實實坐到大叔的旁邊,大叔反而很熱情地問我是哪里人啊,讀大幾啊……看來異性相吸此言不虛的。讓我驚悚的是,大叔居然和我是同鄉來的。我作為一個不會講客家話的客家人為了對得起大叔“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的表情,只好用無比蹩腳的客家話應答了幾句。說實話,這大叔說白話和客家話我都能聽清楚,唯獨他說普通話,我就真的跟聽六級聽力一樣,連猜帶蒙都可能撞不中他的意思。

          趁著大叔在忙,于是悄悄地走到前面那個已經工作了三個星期的實習生那里打聽情況,他是湖北大學的學生,不知道怎地就來了特區報社實習,又是莫名其妙地被分到了交流中心里來。人還蠻好的,有問必答,在他那里了解了不少情況。正當我站在他旁邊問這個那個問到直不起腰的時候,他給了我一大疊表格,于是我實習的第一天的第一個工作就是將表格分門別類。分門別類沒弄完,主任心血來潮問我會不會弄PPT,我當然堅決地回答:會啊!我會啊!“那好啊~你現在就幫我做一個關于報業集團和交流中心簡介的PPT吧~要圖文并茂的。”我一聽當時就震驚了,做一個PPT不難,關鍵是我不知道她喜歡怎樣的PPT,簡潔的?花哨的?白底黑字的?白字黑底的?帶著種種疑問,我又忙著做PPT去了。不久,那三個主任主管就出去開會了。

          11點30多,收到了阿吟的信息,呼喊我一塊去吃飯。于是熬啊熬到12點,弱弱地問了小榮(就是湖北大學那個實習生吶~)什么時候可以去吃飯。小榮說,現在就可以走了啊~我頓時就好像盛開的花,媽呀!等的就是這句話啊!

          于是奔出辦公室,發現好幾個同學都已經在外面等著。大家都在說一個上午做了什么BLABLABLA,實際上關鍵語句是:一個上午都在看報紙而已。

          匆匆地吃過午飯,回到辦公室,發現前后門緊鎖(作為實習生沒有門卡=v=)于是在外面逗留了十幾分鐘才進去了。到了下午,遇到了另一位實習生,來自北京某大學的。下午唯一做的一件事,就是和這位實習生跑了一趟書城,結果還一無所獲,白白地花了4元的車錢。回到辦公室,發現主任已經走了(明明才四點多),然後另外兩名主管以各種理由也分別在五點和五點半走了。剩下我和其余兩個實習生。三個人在辦公室里吹水,一吹到了六點十分。我也打道回府了。

          雖然今天好像什么都沒干,但是卻無比地累。這兩個月那個漫長啊~老娘抱著拼命的決心只待920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