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30

    著落 - [大迷茫時代]

     

          如題,其實還沒有。你問我著急不?那倒沒有。還是那句話,盡最大的努力,做最壞的打算。人要煩惱的事情有夠多了,別給自己添亂了。我要時時刻刻保持一個良好的心境。因為親愛的母親大人替我買了一份“比一比更長命”的保險,所以我無論如何也要活到八十歲,不能讓保險公司佔了便宜XD~(話外音:其實不管怎么樣,你還是虧的!)

           弟弟的高考成績出來了,489分(滿分750)。雖然這不是一個太漂亮的分數,但全家人都如釋重負,長舒口氣。起碼,上不了深大也能去深職,起碼不用拎著一大袋錢去求這個求那個,相比起對面家那誰誰的兒子,我覺得弟弟已經是GJ了。而且這個分數已經考出了他的最高水平。不過,他的最高水平是建立在我錢包受苦的基礎上的,為“慶祝“他考生了深職,我決定請全文藝黨同志吃麥當勞早餐,請各位親愛的黨員留意群通知ORZ。

          這幾天對著電腦頭昏眼花,四肢無力。嘛……宿舍的磁場真的不太對勁。

          後天考PR,可我一點要復習的欲望都沒有,也沒有一點點的緊張。不過還是希望自己的RP能好一點,起碼不能不及格啊!商務溝通的期末作業是一個小組完成一篇論文,也就是說六個人一起寫論文。我K,我真的很透這種布置作業的方法了。再腦殘也不能六個人一起寫篇文章吧!?不知道老師在布置這個作業的時候是怎么想的。(話外音:美其名是磨練組員的內部溝通。我K)大家的文風都不一樣,就算統一思路,難免寫出來的不會是四不象啊!最最最最重要的是,我恨順風車,我恨順風車,我真的好恨順風車。唉,有時候真覺得自己是一輩子為“情”所困,就是狠不下心來,大聲掀桌說:老娘不幹了!于是只能每一次灰頭土臉地默默地畫圈圈“詛咒”別人。不夠坦白啊,孩子~

          這學期修了好多匪夷所思的課,特別是中外新聞史。本來我以為自己憑借著扎實、深厚、豐富、海量(夠了,孩子)的歷史知識,應付這個中外新聞史簡直是小菜一碟嘛!誰知道,我錯了,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原來我那扎實、深厚、豐富、海量的歷史知識早已隨著高考結束鈴聲的響起,一并還給老師了。今天在課上看新文化運動那章,竟然麻木了,麻木了。中午去老師的辦公室接受提問,“你說一下癸丑報災是怎么回事吧?”……噢,癸丑報災就是袁世凱弄得一個那個……呃……就是那個……呃……鎮壓報業同人的事情嘛。聽聞徐老大帶的學生拿了歷史單科狀元,頓感“后生可畏”不是虛的,很替老師開心,教了這么一個高徒出來,不容易!前段時間是老師的生日,我又忘了發短信。T  T我果然就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ORZ

          嘛……磨作業去。這學期的作業從開學做到學期結束。嘆氣~~~~~~~~~~~~~~~

    后來才喜歡五月天的歌。=3=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