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07

    隨波逐流 - [大迷茫時代]

     

          我的深圳通放在客廳的茶幾上,不翼而飛了。我把整個客廳翻了又翻都沒找到,逼著我在錢包里翻出7元錢坐車回來,囧了。千萬不要不見了,里面還有100元的呀!

          這個星期的新聞好勁爆的。法航的飛機穿越了,重慶的山體滑坡了,成都的公交車燃燒了,羅京死了,石堅死了,李澤楷和梁洛施的兒子出生了,許宗衡被雙規了,09高考開始了……似乎一覺睡醒世界就完全不一樣了,比較驚悚。

          都六月中旬了,似乎看到了作業的盡頭,其實迎來的是考試和實習的紛至沓來。宿舍外的那些香樟樹落葉一地,文科樓外的那一株小木棉紅花滿枝頭,沒來及再去看看雨鵑齋的鳳凰花,感覺這個夏天好像快來了又快去了。我不明白老人家口中所說的“被時間推著走”的感覺到底是怎樣的,但是深切地感受到自己“跟著生活流”的倉促。于是經常遇不到身邊那些驚鴻一瞥,仿佛被生活欺騙了一樣。

          嗯,我弟高考了。比起他考個好成績什么的,我更希望他經歷高考之後能明白自己生命的四分之一到底做了些什么,往後的四分之三又該做些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