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04

    球根 - [似水年華]

     

          跑鬰金香經濟泡沫,一口氣準備了土耳其地毯、波斯地毯、荷蘭布和天鵝絨,誰知道只要交納一種。干,真是白跑了= =|||

          今天神奇地有些人品爆發跡象:在馬賽開球根,31中11。如果說游戲里的不算是什么好運氣,那晚上和小銘、小暴去吃飯,恰逢西部百貨一周年,拿到幾張抽獎券。我這個自認為沒有從小到大抽獎運的大囧人,竟然抽到了二等獎,拿到了一個游戲手柄,雖然是廉價系的,可也是人生運氣排行榜的一大進展啊~可當小銘抽了一個特等獎之後,我發現自己確實沒有抽獎運的= =|||

          我這輩子有很多小遺憾(實際上是大遺憾太多了,還在不斷增長中),其中一個比較糾結的就是到現在為止我都找不到四葉草ORZ。故此,直到現在我走著走著看到一片四葉草地,就要忍不住停下來看兩眼,看看能不能就這樣碰到四葉草。可是沒有……沒有……一次也沒有!我記得,高中的時候和潘豬路過一片四葉草,我提議停下來找找四葉草吧!我蹲在那里超仔細地找,五分之後,潘豬說“我找到啦~!”舉著一片四葉草在頭頂上搖啊搖,異常興奮。再過十分鐘,在我仍然一無所獲的時候。她又叫“我又找到了”!……再有一次和金盟討論遇到四葉草的事情,他滔滔不絕地和我說在這里遇到哪里遇到,說完緊接著下一周就帶回來一個四葉草的自制標本……干!由此延伸開去,我又想起去年和小銘在學活那邊參加數學周活動的事情,擺弄火柴,讓等式成立。第一道,我和小銘苦思冥想。

    小銘和我:是不是這樣?

    出題人:不對,

    小銘和小婉:是不是這樣?

    出題人:不對。

    小銘和我:難道是這樣?

    出題人:不對啊~

    忽然后面一個人,伸了一只手來,大呼:我知道啦~

    出題人:正確!

    = =|||頓時好像把后面那個伸一只手進來的人拖進廁所暴打一頓啊。事實上,他連續兩次在我和小銘苦思冥想的時候,伸一只手進來,并且同樣地大呼:我知道啦~

          高三的時候,記得錢月、謝文蒂、我(忘了還有誰了)等幾個人數學很差,每次我們都解題解到想掀桌。于是某天錢月醬氣憤地說道:以後上了大學,專門去找數學系的學生做男朋友,然後一個星期飛掉一個。如果他問為什么要分手,那就用十字死光的眼神對他說。誰讓你是學數學的!聽罷,我們那幾個數學去死去死團的團友拍手稱快。而我把錢月醬這段豪言壯語記到現在,只可惜真正上了大學之後,誰也沒有找到數學系的男朋友。

          做作業做到神經失常了……救命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