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28

    花朝 - [似水年華]

     

          農歷二月十二日是花朝節,就是百花之神的生日。我以前在弄《祈路》設定的時,特別注意到這個詞語,很喜歡,自己和自己說明年一定要記起這個節日。可是我年復一年地忘記了。

          昨晚宿舍臥談,聊到道教和佛教,從道教的創始到佛教的傳入再結合基督教來一次大混合討論(看,403的孩子就是素質高)。正因為經歷了一場這么嚴肅的臥談討論,今天起床失敗了。睡夢中,有一種想翹掉《中外新聞史》的沖動,于是鬧鐘響了依然偽裝沒聽到繼續睡。無奈的是,小DO最終還是起床成功了。我只能無奈地去上課。事實上,老師也沒有點名、布置作業什么。我坐在倒數第二排,看了一整節課《城市畫報》。

          我完全不喜歡這期封面。但是澳門特輯寫得不錯,搞得我有一種強烈澳門游之欲。其次,關于“九龍皇帝”那個小專題也相當有意思。記得小時候就曾在電視看過他的報道,如今重拾此詞——“九龍皇帝”,真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想來,皇帝都駕崩了,他的“后人”正想辦法保護他的“墨寶”,驀然,心底竟有些觸動。

           翡翠臺播新劇——《巾幗梟雄》,雖然名字“孬”到爆,可是我還是不自覺地打算追了。比起桐桐追的《妻子的誘惑》,我覺得《巾幗梟雄》還是有些過人之處的,嗯,只是我覺得ORZ

          最近天氣很抽風,穿長袖很熱、穿短袖很冷,下午頂著略有些冷的大太陽天氣去上KIM桑的IMC,整整兩節課完全在游魂。他沒有心思講課,我也沒心思上課。于是我狂在想:我到底為什么來上這個課?留在宿舍睡覺起碼都能養精蓄銳啊!

          和蒼穹SAMA聊起某君,聽說他進入ZL四天就被辭退了。原來以為只是我和他不咬弦,其他人還是覺得他很好的。聽了這則消息之後,不知道為什么心里好安慰的。世界真奇妙,什么人都是有的。我太渺小了ORZ

          晚上和船長去吃飯,嗯,終于去吃飯了,聊天聊得很開心,期待下次再約。

          在《城市畫報》看到一句很經典的話:世上無難事,只要夾硬黎。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