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26

    亂華 - [似水年華]

     

         最近在聽Rin的歌,一口氣下載了很多,還是覺得那首融合尺八和三味線兩種樂器彈奏的《櫻花》好聽。但事實上,這個樂隊的主唱也很棒。沒想到阿蘭唱的《千年之虹》也是出自她們的手筆。思至此,又不免感懷中國的純音樂、古典音樂咋就這么悲哀呢!?

          回家翻了翻《映像鬼神》,當看到黃帝和女魃的故事,不禁想起《一劍凌云山海情》的劇情。坊間一直傳聞今年末要推出《軒轅劍六》,據知情人士透露還是明朝背景的。雖然我不是很喜歡明朝歷史,但是也想看看毛叔打算怎么繼續這個軒轅故事!我倒要看看《山海經》還有多少剩余價值= =|||除了翻《映像鬼神》,我還把N年前寫的《祈路》設定稿翻出來。總長度是17頁,可我看了兩頁之後就困得不行。呀,以前設計的背景有夠爛的了。好想來一次大翻修什么的,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KUSO~~~不過相比起《祈路》還是先想想九州散人那個故事吧!周末回家順便翻了下《王者之劍》,這本淘便宜貨淘來的“小冊子”,講述了越王勾踐佩劍的來龍去脈,大愛這種純知識的普及書>_<……但我也不得不說,中國劍是一個很“賤”的領域,好復雜ORZ…… 

          我昨晚做了一個好奇怪的夢。在一個大宅里,遇到好多我熟悉和我不熟悉、我喜歡和我不喜歡的人。詭異在于我醒來之後,幾乎什么都忘記了。唯一有印象的是,我在幫一位同性朋友洗頭,并且她感冒了。%……¥#@¥#這年頭,連夢境都變狗血了~

    ——————————————————————————————————————————————————

    收錄兩則無聊對話

    我和鄒鄒下課後,一同回宿舍,路上

    我:對了鄒鄒,你家多多(注:她的狗)最近怎樣?

    鄒鄒:在它爸(注:鄒的男人)那里!

    我:哦,為什么都不跟你的呢?

    鄒鄒:我和它爸要離婚了!在討論多多要跟誰!

    我:= =|||原來在爭奪撫養權呢~那多多有意思要跟你一起么?

    鄒鄒:昨天他(注:鄒的男人)把多多拖來我家啊~但是它不肯!

    我:好可憐的多多,才幾個月父母就要離婚了= =|||

    鄒鄒: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啊!

    我:你不覺得很殘忍嗎?

    鄒鄒:等它有繼母了就真的很殘忍~

    我:囧丁乙

    ————————————————————————————————————————————————

    商務溝通課前,我、鄒鄒、俏同學、陳同學

    俏同學:以後有聯誼會什么的,記得叫上我啊~

    鄒鄒:我們院的聯誼會都是找信工、土木這些院的~

    陳同學:信工的學生這么忙哪有時間認識女生啊!?土木的學生那么木,也沒有辦法認識到女生= =|||

    我:話說,你(注:俏同學)和HUNTER分了?

    俏同學:對啊~

    我(驚恐):我明明不久前才看你們一起去吃壽司的啊~怎么就分了!

    俏同學:那時候還沒有分。這學期分的!不過我們現在還是好朋友!

    我:為什么就分手了!?

    俏同學:性格不合唄!

    鄒鄒、陳同學(聳肩):在一起兩年了才發現性格不合……磨合期還真的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