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23

    反復 - [似水年華]

     

          我覺得自己還蠻厲害的。又把《女人四十》看了一次。加上前面看過的次數,已經是六周目了。

          上課之前總要在書架前尋尋覓覓,物色精神食糧。不是老師說的課有多無聊,而是自己真的聽不進去。

          今天,老師在課堂上邀請我們去看傳播系的畢業答辯,就在下個月的中旬。我聽了,心怔了。坐在后排的小銘忽然尖叫:天啊~下一年就到我們答辯了。

          去年的系里畢業答辯,我去了。師兄師姐的畢業作品的水準都很高,而且中途休場的五分鐘,畢業小組都做了一些短片放給觀眾看。某幾個瞬間,我看到那些短片上的內容,配上那些或煽情、或激動、或念舊的音樂,整個人都沉浸其中了。也在想象自己的答辯會是怎樣一番景象。

           還記得去年聽完答辯會出來,我去拍了學校的鳳凰花。如今再看看這些曾經拍過的鳳凰花,再經過幾場雨水,它們便又像照片里的一樣,花團簇擁。

           我還有好多事情沒完成。可是后面的時間永遠急不可待,所以有時候我很害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