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21

    Dreaming of home and mother - [似水年華]

     

          每一次聽到《送別》這首曲子,就會發呆同時在心里偽文藝地感傷。李叔同大師的詞寫到聽者的心坎里去了,叫人如何不感懷!?其實我沒有看過《城南舊事》這部電影(或小說),很多人都說電影里的女生版《送別》是演繹地最好的,但是我最喜歡的還是各類演奏版的《送別》,尤其是口琴版的!小學三年級的音樂課本上有《送別》這首歌的學習,當時老師教得特別簡單,只是領著同學唱了兩三遍。或者從那個時候我就已經很喜歡這首歌了,那本印有《送別》的音樂書直到現在還珍藏在我的書桌抽屜里,偶爾閑時就翻出來看兩眼,用牧童笛吹吹。

          然而對口琴版的《送別》情有獨鐘,其實是源自我聽來的兩個真實故事。

          第一個:【原文引用】“想起来了上小学的时候,那时候孩子的文化生活比较匮乏,似乎全国的小学生音乐课用的道具只有脚踏风琴和竖笛、口琴。我还记得我带去上音乐课的道具,上海牌的重音口琴,二十八孔的,银白色的侧翼,墨绿色的骨架。对于一个小学生来说,它太大也太难吹了。脑海里的印象是我憋红了脸也老吹不响,用力一吸的结果是满嘴灰尘。 想到小学时的音乐老师,总是笑嘻嘻的一个和蔼老头,一个人住在学校围墙边上的小房子里。他口琴吹得极好,别的老师形容说如果闭上眼听,会以为是手风琴。因为他脾气好,上他的课我们总是喜欢起哄说太难,要他多演奏几遍。他也不恼,呵呵笑着又奏给我们听。结果我们还是都只学会了入门的几个曲子,至多是放学的路上胡乱吹《欢乐颂》的程度。很长的时间里,我只会这一首。 毕业典礼那天,校园里喧闹不堪,不过到了下午人也就走的差不多了。我和班主任告别出来,就见到他坐在校门附近,一个人用口琴吹着送别,一遍又一遍,在空荡荡的校园里回响。走了很远,还可以看到他的影子,被将落的太阳拉的很长,很长。上大学以后的一个假期,回到自己曾经上过的小学看了看。老旧的围墙早拆掉了,建起了一座新的教学楼,原来的小房子自然也不复存在。有点想知道那位教音乐的老人怎么样了,但却不知道从何问起。”

          第二個:一個不太熟悉的朋友高中的時候很喜歡班上一個女生,但是始終羞于開口。后來那位女生有了男朋友,不久還被搞大了肚子。這女生成績很好,人也挺高傲的,她男朋友矢口否認事情令其大為傷心,最后女生跳樓自殺了。這位暗戀女生多年的朋友很生氣,幾乎掄著刀去砍那個負心郎。最終被一群人攔住,沒砍成。他暗戀的女生生前就很喜歡《送別》這首曲子,常常在班里吹奏。她死了后,曲子就成了唯一留下來的記憶了。

          有些故事聽起來就是很矯情很做作很狗血,可是如果它就是生活中活生生的例子,那又能怎么著!?生活是靜靜得一潭湖水,就看誰為你泛起漣漪。

    ———————————————————————————————————————————————————

          KIM桑的作業幾乎沒動……情何以堪~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轉眼又凌晨 2009-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