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02

    月首 - [似水年華]

     

         三月。一夜醒來,發現宿舍前后那些本來光禿禿的樹,綠芽滿枝,淺淺的一片新綠讓人心情好愉快。天氣有些轉涼,穿著兩件長袖在風里行走,依然略感哆嗦。以前很討厭上一二節的課,但是過慣了點到黑白的生活,驟然需要毅然決然在七點半那一刻起床,就會想起那些記憶很清晰時間卻過了很久的高中時代、初中時代、小學時代……有時候,真有一種“夢回”的感覺。所以,忽然的懷念加載在每一個清晨上,起床上早課也就沒有那么排斥和怨念了。

          最近左眼皮老是在跳,好像患了局部皮膚間歇性抽搐(原創醫學名詞= =)一樣,右眼的雙眼皮常常變單。我估計,我右眼的近視又加深了。導致左眼清晰無比,右眼模糊不清,雙眼并行漸漸地有一種“大細超”的窘況。死命地揉右眼,雙眼皮啊~你不要變單了!

          主持仙志的事宜將近有四五個月了吧!最近越發覺得力不從心,潛意識不想去“管”太多的事情了。其實我們不管是社團而已,沒有利益沖突、沒有商業要求,為什么要弄得這么正式和嚴肅!我常常想,是不是可以換一種更好的方式去處理這些“瑣事”,或者在反思自己是不是把事情想得過于復雜,還是我待人處事上是不是出現了不妥與盲點。雖然我不是理學派分子,不過每日三省吾身的行為還是做得很足的。只是思來想去,還是沒有找到答案。或者,真的把問題想得太復雜了。第十期早就應該備稿了,頭腦風暴的征集貼早在十幾天前就貼到了論壇,響應之人寥寥無幾,苦笑啊苦笑,本來做好一件事就已經不簡單了,堅持不懈地做好同一件事更難。所以,告誡自己積極點,興許還有轉機的呢~

          昨晚躺在床上昏昏欲睡的時候,想起了一個小學同學。印象中,她長得很漂亮,人緣也不錯,男生女生都很喜歡她。我和她的家剛好隔了一條馬路,那時候她偶爾會自己走路上學,經過我家門口時會問我要不要一起走路上學。那時候的我是坐校車上學的,為了和她一起走路上學,就和媽媽撒謊自己去乘校車。于是兩個人便很開心地結伴同行。偶爾放學也會這樣,寧愿不坐校車,和她一起走路回家……應該說生活是平淡無奇的,只是偶爾出現一些漣漪、波紋甚至水浪,讓你忽然有一種“哇”的感覺。和往常一樣,一個夕陽西下的傍晚,我和她一起走路回家,半路她很開心地問我:誒~你有沒有喜歡的男生啊?我當時很茫然……真的是很茫然……直到現在都記得那種茫然,于是默默地搖頭,其實我是不知道什么是她口中的“喜歡”,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真是個純潔的好孩子。她看到我搖頭,倏然一笑:嘿嘿,我告訴你,我喜歡班上的A、B、C、D(其實那時候我們只是上一年級的小屁孩)……她隨口就跟我羅列了幾個男生的名字,如數家珍之后還說了一句:不要說給別人聽哦!我連連點頭,這一點頭從此就被其列為可以傾訴(現在稱為吐槽)的對象。經過這件事、這個人、這些年月之后,我當然也成為另外一些人的傾訴(吐槽)對象。漸漸地發現自己知道的秘密太多了,隨便換一下主演名稱講一件事情出來,就把別的人給鎮住了。作為一個有著豐富經驗的被吐槽者,除了能八卦到很多鮮為人知的事情,“豐富”了自己的“見聞”外,漸漸地也真的能學到一些待人處事的道理和方法。學會聆聽、學會溝通、保密這些都已經是很虛的東西了,重要的是知道人與人的底線所在了。所謂的好朋友已經是沒有底線這種存在的,其實不然。就算是情誼上升到死黨的領域,彼此之間幾乎是無話不談、親密無間,總還是會有各自的私隱底線。不要以涉足好朋友的隱私來確定自己作為其好朋友的憑證,這根本都不需要。只要對方把你當作好友,總會主動和你講,不需要似是而非地窮追猛問。這一點上,覺得和沁崽之間的情誼真的升華了,到了一個無法形容的境地了!當然還有很多正在升華的情誼……

          啰嗦一堆,也不得不說一下這位兒時好朋友的境況,雖然兩人的住所一街之隔,但是已經好多年沒相見了。不知道和她再碰面的時候,講起這件事,她還會不會記得!故事里的A、B、C、D偶爾也會碰面,卻始終沒有踢爆當年的內幕!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你要告诉我的事情自然告诉我的嘛,你不想说的我也不会多问的,放心吧,拍拍
    回复沁崽说:
    放心,什么都瞞不了你了= =|||
    2009-03-21 01: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