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2-17

    嬉皮笑臉 - [故語碎言]

     

     

         人喺偽裝動物,可以嬉皮笑臉,可以心胸狹窄,可以欲拒還迎,可以憂國憂民,亦可以目空一切,麻木不仁。我自己都試過好多種偽裝,喺少年叛逆階段,硬喺想幫自己揾一條適合而且有別于他人的心境之路。卒之有一日,對身邊的環境有一番頓悟之後,想振臂高呼之後,一盆冷水兜頭淋落嚟,所有嘅夢想一瞬間都咁樣幻滅了~

         上面講緊嘅只喺作為一個過去式的憤青叛逆時期的一點夢想與現實嘅落差。夢想幻滅之後,諗住自己已經過咗荒唐和幼稚的叛逆期,可以回歸到一個稍微心平氣和的心境。點知,原來自己依然喺當初嘅自己!

          其實三十年的紀念,是咪真喺凈喺攞嚟歌功頌德就夠呢?究竟我哋生活的呢三十年發生咗咩事,做咗咩石,個D唔喺歌功頌德行列裡面的事情,唔通真喺一點都唔值得我哋去探討甚至反省嗎?或者《想一想中國》真喺一個潑冷水嘅節目,但喺無可否認我哋背負住呢D沉重的債和宿命,在繼續前行和回首懷念之間,徘徊!好似好多嘢被掩蓋住,當有一日潘多拉嘅盒子被人打開之後,心喺放空的!無知實在喺太可怕了,而一種聲音的社會亦喺好可怕。其實自己算喺生活喺一個好好嘅社會,教科書話畀我哋聽,我哋有人權、有法治、有公義,不過有一日忽然發現呢D全部喺幻境,或者只喺一層未捅穿嘅砂紙,就覺得好可怕。於是會幻想,節目裡個D冇人權、冇法治、冇公義嘅事情終有一日會發生喺自己或親人甚至後代身上,個種感覺就猶如五雷轟頂、內心一片死寂!

          想一想中國,或者我真喺要換一種思維去張望這一個我始終咁熱愛,又咁悲痛的國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