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31

    水仙 - [似水年華]

     

         更新一篇日誌不容易,兩次打開管理頁面“Pia”地一聲就關掉了,於是又屢試不爽地重新登陸兩次,用正在煲的高達00裡提耶利亞(搜狗輸入法已經強大到輸入這個名字不用選字了= =)的話來說,就是——何等失態啊~

         說到過年,又是一堆吐不完的槽。年初一到年初三,陰雨綿綿、空氣陰冷,全家人只好躲在家裡煲劇、玩電腦、吹水……偶爾家中二位高堂= =|||攜手并進,美其名曰走個新年運,實質去了爬山,轉移吹水陣地。然而自己和弟弟毅然決然地守著電腦玩了三天的大富翁8,額滴神啊,這就是新年的玩意。事情到了年初四,一家四口驅車回老家。這是每到過年必做的事情,也沒有什麽好稀奇的。回去的路上碩大筆直的馬路只有一輛車在行駛,兩邊店鋪集體“新春休息,初五啟市”,於是一路飛奔,一個小時多一點點就回去了。比起那些坐車坐火車坐飛機動則幾十小時、十幾小時、幾小時的人來說,這個家鄉也未免太近了,可能也正是如此,根本就喚不起那種“遊子思故鄉,死活要回鄉”的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情愫……

         根據我的親身經歷,綜合我的高度概括力來概括,春節就是三個字——輪流吃。我不知道農村的春節是這樣的,還是我家鄉的春節是這樣的。反正,在那裡每一天的任務就是誰誰家吃中餐、晚餐。年初四上午——外婆家;年初四下午——阿姨家;年初五下午——叔公家;年初六上午——另一個阿姨家;年初六下午——大伯家。客家人好客之餘,繁文縟節又多,吃飯的行程排到密密麻麻,於是今天回來稱重發現自己居然重了5斤之後,我心裡只有一個字——恨!

          中國人圍在一起就喜歡做兩件事,一是吹水,最終一定會演變成吵架;二是打麻將,最終一定會演變成一人歡喜,三人哀愁。過年,打麻將是必不可少的活動,回家鄉三天每到一處地方必然聽到麻將鏗鏘響,將友四處圍。雖然自以為讀過幾年圣賢書,可還是免不了這個俗。三天之內,沒到一處地方,吃飯前,都在搓麻將=v=。談不上是癮,因為家裡美其名曰四個人,但是媽媽實在太沒有打麻將的潛力,所以沒辦法開臺,而爸爸又是一個“哎呀,孩子妻子票子房子車子輸不起”每晚七點準時回家陪老婆孩子看八點檔,十年如一日的顧家好男人,哪會有培養癮的氛圍,於是只能寄托於過年時候的瘋狂幾天。細節不說了,可能是犯太歲的原因,反正就是輸多贏少。不過,都是親戚,就當作當一回散財童“女”了。

         客家人又很迷信,年初六抽空去了道觀拜神。大廟前人頭涌涌,老大,今天真是年初六嗎?無法想象年初一是怎樣地盛況空前。其實我是無神論者+無宗教信仰者,不知道為什麽最終還是很無奈地拿著一把香,順著人流挪到每一座廟前,恭恭敬敬地參拜敬香,被煙燻得“感動不已”,還毅然決然地念念有詞,把香一柱柱上完……大廟入門左手邊的有一個寫字畫的大叔,寫字好漂亮好漂亮,掛滿了字畫好壯觀好壯觀,問一下寫一幅多少錢呀~“180元,一個子也不能少!”心裡頓時想,真是有節氣的藝術家啊ORZ。上香完畢回過來,聽到“哎呀哎呀,好了150元給你了”。啊,好有氣節的藝術家呀~!

         然後在我來沒來得及想想這幾天發生什麽事情的時候,又驅車回來俺親愛的深圳了。年就這么過去了ORZ……

    其實我不是標題黨,家裡的水仙花真的開的很漂亮。每一年都開得這么漂亮~剎那間感嘆一下自己的攝影技術,原來我是會用景深的……了不起啊了不起~= =|

     

    最近的精神食糧:高達00(=v=,我承認我再一次傷害到了沁同學的心了……可是事關政治的題材,很有愛,我想看看日本人的YY能力是否堪比韓國人,廢話韓國人顯然是宇宙最強,請無視前面那些自問自答)

     

    分享到:

    评论

  • 蛋蛋……你居然看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