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0-06

    追夢人 - [似水年華]

         小銘在華強北淘了一張好碟,其中有《追夢人》的長笛版,然后愛的不行,宿舍終日悠揚著鳳飛飛的原唱。于是宿舍旋即變成了八十年代風格,真懷舊!把仙四征文的事情糾結完之后,又把匯報寫好,整個人都感到舒暢。可是不敢倦怠,下定決心要天天練筆。碼字和畫畫是一對雙胞胎,可是命運大相徑庭。畢竟看一張畫道一聲“好看”可能只需要一秒鐘的時間,然而長篇漢字擺在眼前,誰有這個性子全部讀完,然后道一聲“好”或“不好”呢?正因為如此,碼字者更應該有一個積極的態度去面對一切。就好象寫話題作文常常跑題一樣,薛之山也從“商博良”這樣的魅力男人逐漸扭曲成了綜合王小虎和李逍遙這樣的男人,到最后想扭轉過來發現已經回天乏力了,不過除了自己,相信也沒有多少人看出這個蹊蹺。另外說起紅衣龍葵,我很努力去描寫她的自信、嫵媚、驚艷……可是不太成功,到最后不過淪為了一個像幻三筆下的女主角一樣的無光彩女一號,情何以堪啊~本來還想寫很多美好的劇情,可是時間、精力和能力都后繼不足了,只好作罷。那首我一直很喜歡的“君生我未生”只能留到以后適時用上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