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28

    弗拉明戈 - [似水年華]

         昨天查了四級的成績,441分。如無意外425分是及格線的話,那我過了!裸考能過,已經是莫大的恩賜了,所以我很滿足。但話說過來,看到朋友的分數485、505、636,心裡又覺得像被堵了一樣,悶得慌。嘛,人就是這么反口覆舌的生物。我記得當初考完四級的時候,我說,“如果這一次能過,我自己都鄙視自己!”好吧,結果我真的要鄙視自己了,但是兩重鄙視!

         最近很迷戀歐洲歷史,從之前的英國已經轉移到熱情的西班牙。對西班牙產生興趣是因為一種叫弗拉明戈的舞蹈,這是一種相當熱情的舞蹈,表演者需要三個,一舞者、一吉他手、一唱者,舞蹈中最重要的元素是緊湊的節奏,配合著漂亮的弗拉明戈舞裙,很贊!難怪查理五世常常微服出巡看弗拉明戈!

         我發現自己每到一個假期快結束的時候就喜歡煲劇。這幾天把《溏心風暴》(第一部)看完了,好一出正室和二奶的爭產劇!難怪說,香港電視劇都是一些師奶在煲,像這樣的電視劇也只有師奶才感興趣嘛!《溏心風暴》的劇情比較緊湊,看起來沒有太拖沓以至於無聊。人物的塑造也不錯,值得稱贊的是演員的演技,像大契、細契、鮑鮑和莉姨這四個角色已經湊出一部很好看的戲了。大契是一個很堅強的妻子、母親,鮑鮑是一個十分疼愛兒女的慈父,他們顛覆了以往的慈母嚴父,反過來變成慈父嚴母。這出戲最難的不是塑造一個很壞的二奶形象,而是塑造出一個很聰明的正室形象。在我慣有的思維里,大婆要么就是蠢,要么就是毒,可是戲中的大契超脫了這兩種定勢,變成一個很凌厲和聰明的正室與母親。我覺得很贊!我開始很討厭鮑鮑這個角色,膽小怕事、耳朵軟,一點男子氣概都沒有,但是當他已經病入膏肓,面對細契,大膽說,“沒什麽東西比我四個子女的前途更重要!”的時候,我是稍微有些感動的。至於大奸角王秀琴,也就是細契。關菊英的演技是沒有可挑剔的,她演吵架戲真不是一般地好!可能是因為之前是歌手,吵起架來也中氣十足。俗語說得沒錯,“不怕生壞名,只怕改錯名”王秀琴這個名字讀歪一點(用粵語)就變成王猴擒,猴擒在粵語中帶貶義,意思是心急、迫切。如果將王秀琴的名字倒過來念就變成“禽獸王”,所以很有意思!她算是一個悲劇女子了,雖然是咎由自取,但最終醒悟,算是值得可憐的!通過王秀琴的劇情,我突然覺得一個人不應該把別人想得那么壞,對人對事應該要往好的方面想。不過回到現實,我們確實不能保證某人某事確實如自己想得那樣善良。所以,很矛盾!也正是這種矛盾割裂了我們的思維,有點認知失調!現在會導致認知失調的事物太多了,滿社會都那樣,很難做得到獨善其身。所以,偶爾做人大智若愚或者頭腦簡單,煩惱就會少了!

         昨晚我做了一個很怪的夢。夢見自己在巴士上撿到了一個剛出生的小BB。小BB的父母因為嫌棄她生來患疾,怕養不大最終拋棄在巴士的垃圾桶里,結果被我撿到了= =|||。夢到這裡,我被嚇醒了!要是現實發生這種事情是多么恐懼的事情啊!或許真的是日有所想夜有所思,記得昨晚臨睡就和媽媽討論了關於生小孩的事情。事情是這樣的,租我們鋪子的阿姨說養一個小孩真困難,何況她還有三個小孩,若不是老二是女孩被迫要生老三,她就不用這么鬱悶了,於是很羨慕我媽一兒一女。於是我和我媽就就這個話題聊了一會。想來廣東人的覺悟確實很低,尤其在小孩的事情上,好像沒有一個兒子就要死了一樣。所以我說,小孩一個都嫌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