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7-31

    子夜歌 - [似水年華]

         一連幾天都在追《百家講壇》的“李煜系列”,欣賞講師趙曉嵐的氣質和才華,一連七集給我們還原一個頗為真實的李後主。我本來就很喜歡詞這種東西,喜歡看,喜歡念,喜歡寫。宋朝是詞家天下,雖然後主不是宋朝人,但是不愧詞中之帝。於是伴隨著這一季的《百家講壇》,深深地愛上他的幾首詞作,堪稱千古詞作了。

    破陣子

    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鳳閣龍樓連霄漢,玉樹瓊枝作煙蘿,幾曾識干戈。

    一旦歸為臣虜,沈腰潘鬢消磨。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離別曲,垂淚對宮娥。

    烏夜啼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子夜歌

    人生愁恨何能免?銷魂獨我情何限!故國夢重歸,覺來雙淚垂。高樓誰與上?長記秋晴望。往事已成空,還如一夢中。

         和初高中時代學過的《虞美人》、《相見歡》和《浪淘沙》一樣,皆是亡國之音。不過可能“天將降大任與斯人也”,沒有亡國之痛,就沒有今天的後主詞帝了。據說他是七夕生日的,也死於七夕。歷史往往又傳奇又諷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Crazy days 10 2009-0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