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7-07

    聚會 - [似水年華]

          文藝黨的聚會往往是從嘲笑展妹開始的。昨天也沒有例外,就在等位喝茶的時候,我們已經被展妹講述的五次相親經歷笑壞了肚子。這些年,展妹一直作為我們堅定的嘲笑對象,爲我們在苦逼的生活中帶來絲絲喜悅,中國好閨蜜真當如此。這幾年間,大家的變化說大不大,當初對廣告熱忱最高的人去當了花店的老闆娘,請了一個1000元的小姑娘送貨,每天讓著自己每月都賺不了一千元,還被我們嘲笑她是刻薄老闆等著勞動局的傳單。當初對工作最厭倦對學習最敷衍的人真正入了廣告行業,每天工作兢兢業業,加班熬夜成了家常便飯怨言卻比當年畢業設計時少多了,連我都覺得感動。當初被大家認為能成大器的人啊,現在就蜷縮在一個不知所謂的企業里,幹著朝九晚五的工作,每天只想著怎麼才能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閑,也最早步入婚姻的墳墓,開始為一些家庭瑣事煩憂。當初我們當中最早脫團的人啊,現在頻繁走相親,沒對象的現實似乎對其打擊很大,並且逐漸變成職場上的女漢子了。還有一個中間離開我們一年多,回來之後還被人誤會從來未離開過得,現在終於結束了北漂的日子,回到深圳來找工作了,三年後的相聚她依然穿著當初畢業設計那件灰色的t恤,這是多麼讓人感慨的一件事啊。

          很開心地喝完了早茶,大家天南地北談了很多,我第一次覺得把時間獻給閒聊也是這麼幸福的一件事,因為酒逢知己千杯少。展妹用她不是很爛也不是很穩的駕駛技術載我們去到電影院門前,讓我們感動的不是這一點,而是她真的知道什麽是友誼了,我發誓我再也不會再提起當初她因為來例假而不和我們去唱K這件不知道什麽是友情的事情了。轉眼間就到了二十五六歲這個坎,我媽在我這個年紀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兩歲孩子他媽了,而且還有一個新生命孕育在肚子里了。雖然不能將生育作為人生贏家的佐證,但是事實證明人無聊的時候就真的很想要個小朋友填補下空虛,我現在可真的算明白了。

          坐在小時代的播放廳里,年紀最大的竟然就是我們四個人了,其他的都是清一色的學生哥,高中生都不是,目測都是初中生。這點實在佩服郭小四對市場分析的獨到見解。

          就此擱筆了,寫給週末倍感空虛的自己。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