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2-26

    關於身份認同的一些想法 - [大迷茫時代]

     

          什麽叫身份認同?好像台灣的大陸籍居民最有感受,他們因為戰爭遷居到台灣,但是台灣本地籍的居民蔑稱其為外省人,非我族類,而大陸也不是他們離開時候的大陸,故里的人已經不當他們是自己人,已是台胞。這種兩頭不到岸的感覺,其實我自己也深有體會。

          我所在的深圳是一個典型移民城市,當年父輩也是響應政府的號召來到深圳特區,不要說什麽建設特區這麼冠冕堂皇的話,就是因為這里有更多機遇才來的,不然誰想離鄉別井?父輩在這裡奮鬥,終於有自己的事業,有自己的房子,且順理成章成為這裡的居民——拿著深圳的戶口。而我,從牙牙學語就跟隨父母來到這裡,在這裡成長、在這裡接受教育,一切都似乎順理成章,但是好像從小也不敢說自己是深圳人。主要原因是,真正的深圳本地人不會認為你是深圳人,真正的深圳本地人有田有地有錢有股份有分紅,不用工作也不愁吃穿,而我們,儘管我的父母經過自己的奮鬥也一樣有車有房有鋪,生活比很多所謂的本地人還要好,但在人家心中也只是拿著戶口的空掛戶,是人家口中的狗而已,待遇比美國的二等公民還差。

          那邊廂,有人會說沒關係,你還有故鄉啊!是啊,我還有故鄉,但是那不是我的故鄉,而是父母的故鄉。故鄉的人對於我這個不會講家鄉話拿著別個城市戶口的人,也不會對我有所承認。所以我也變成了兩頭不到岸。

          身份這個東西一直困擾著我,自己對自己的身份出現了認知失調,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深二代都這樣?現在我結婚了,丈夫是一位真正的深圳人了,我也因其擁有原居民的股份分紅之類的東西,但是我也從來不覺得自己得到了歸屬感,也還不是一位深圳人。沒有會這麼認為,你只是嫁進來的,還是空掛戶的身份進來的。

          今天我是有點不爽的,因為我聽到一句話,類似于外地人很賤,然後我丈夫附和了一句,當外地人只是狗。事後,我問了他一句,您口中的外地人指的是什麽?是外省人呢還是除你們本地人之外的所有人。基本上你不是這裡土生土長的都是外地人。好吧!但是我也不是這裡土生的啊,我也是外地人啊,我也是賤人,也是狗,或者還不如。

          我開始想念我的父母,在這個熟悉的陌生的城市裡,只有他們才最瞭解我,明白我的心情。我現在很能理解他們寧願在家裡吃自製饅頭也不想去茶樓飲茶的原因。我們在這裡實在太渺小了。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不應該這麼看重這些東西。我應該要更好地生活,這是證明自己存在的最好方法。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