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6-09

    任時光匆匆流去 - [似水年華]

         零八年的高考結束了。

         我想起兩年前自己親身經歷的高考。當年今日,早上七點多就下起了瓢潑大雨,我和小暴決定打的去考場,誰知道因為天雨濕滑,路上出現了堵塞,好不容易趕到考場,發現考場前的路段已經封了。沒辦法冒著大雨走到考場。雖然路程只有一百來米,可是拎著幾斤重的行李(當時考場離家比較遠,所以在考場附近住了三天酒店)前行是頗困難的。我清楚地記得走到考場后,我一雙鞋都在滴水,襪子都濕了。于是當天的歷史考試,我是光著腳丫考完的。現在想起來真的很猥瑣,但是那時候唯一的念頭只是馬上考完,然后解放!

         直到交卷前的一分鐘,我還以為自己會因為高考結束大喊大吼,瘋瘋癲癲,結果我異常冷靜地交卷走出了教室。只是途中碰到班里的一個男生,他朝著走廊外大吼,“解放了,以后都不用對著這些惡心的東西了!”我輕輕地笑了笑,然后就下樓了。回家前,班主任請全班任吃麥當勞雪糕,這算是班級最后一次完整的聚會了。離開麥當勞,又碰到潘瑜,于是二人狼狽結伴去了元綠壽司。回想起來,已經很久沒有去過實驗本部了,雖然整個高中三年只去過四五次,可是每一次都是重要的記憶。遠去了,就很懷念了。

         每年都會看著學生的父母在考場外等子女,我爸媽每次看到這些畫面都會很反感。不知道他們是真的覺得這些父母行為矯情還是因為與這些父母相比他們顯得極其不負責任……不過我充分地相信答案是前者。我知道我父母是很愛我的,但是小時候有些記憶每每想起來就很難受。上學前班的時候,早上十點半就放學,我早早地離開教室跑到大門,和很多小朋友一樣等著自己的爸爸媽媽。可是,身邊的小朋友一個接著一個被父母接走了,我爸爸媽媽還不見蹤影。于是我手抓著校門的不銹鋼欄桿,不停地望向校外的那條回家的必經之路。十一點半高年級放學了,爸媽還是沒有來,十二點了,爸媽依然沒有來……直到十二點半,爸爸才姍姍來遲。他一來,我的眼淚就下來了。

         后來,年歲漸長,不需要父母接送放學,但是他們也開始不參加我的家長會了。每一次,我座位旁邊預留給自己家長的座位都空起來。這種情況,延續到高考報志愿學校開展的志愿報考會,他們也沒來參加。那時候借焦沁的名義沾到她媽媽的光,也不至于一人孤坐。可是這些事情累積起來,我的內心也很孤苦。

         爸爸媽媽一直覺得我很獨立,什么事情都可以自行解決。但是他們不知道子女某些成長的階段很想依賴父母、和父母一起分享。可是他們從來沒有想要過并且剝削我要的權利。我發脾氣的時候,就曾怒吼,“你們根本就不是好父母,一天到晚只會賺錢賺錢,子女需要什么你們了解過嗎?”

          在我最需要父母“管”我的時候,父母沒有時間“管”我。在我真正應該自立的時候,他們卻開始“管”我的一切事情了。不過一切都太晚了……也不會有效果。

          我慢慢地明白一個道理,其實生一個小孩真的很簡單,但是要培養好一個孩子,做一對盡責的父母,實在太難太難了。如果自己沒有這樣的決心,千萬別生小孩,這樣對他/她一點都不公平!我覺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