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5-07

    所謂民族 - [拙筆抒懷]

         前兩天我看了香港高校的一個辯論比賽,辯題是中國舉辦奧運得不償失。晚上去上課,把這件事講給銘遙聽了。她大為不悅,認為辯論這樣的題目實非中國人應為,事關民族不應兒戲……

         話說這個辯題的確是有問題的,因為正方的觀點處于一個很不利的位置,無論怎么說反方能輕而易舉地推翻正方所言。但是……這與民族有何干系?雖然銘遙說正如兄弟倆在外人面前談論自己母親好壞的不妥,中國人不應該拿這種事情進行爭論,換言之是不能讓國家丟臉……

         不能讓國家丟臉……這是人所共知的!但為什么一個辯論題都要安上民族如此沉重的二字= =|||倘若說,中國舉辦奧運真的得不償失,作為一個有言論自由(所謂有言論自由的)的國度,難道談論一下政事都不行嗎?是不是說大家把那些有損于國家形象的事情掩藏起來就是一種愛國的行為呢?我很迷惑……

         高一的時候,很崇拜韓國人的愛國精神,恨我們中國人太麻木了。如今,中國人很熱血了,可是我卻高興不起來。盲動啊……盲動,連愛國主義都變成一種盲動式的……我覺得這太恐怖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花樣年華 2009-0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