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22

    休涕淚,莫煩憂,人生如朝露! - [拙筆抒懷]

         我知道許鞍華是香港著名的女性導演,導過很多膾炙人口,享譽香江的優秀電影。我只看過她的一部作品——《女人四十》,已經喜歡不已了。

     

        《女人四十》的劇情很簡單,以一個女性的視角,用舒緩的語調向大家講述一個平常家庭的尋常故事。我不知道從電影學的角度,這部影片站在一個怎樣的平臺。雖然沒有華麗的視覺效果,沒有扣人心懸的懸念情節。可是,影片的劇情讓我感到很親切、溫馨,市井小民的家庭充滿喜怒哀樂故事很能引起觀眾的共鳴。

     

        蕭芳芳一直給人一種高貴的印象,沒想到飾演一個中年師奶也得心應手。她所飾演的孫太,持家有道、聰明能干、相夫教子,很典型的中國婦女。年屆中年的她,家婆突然去世,一直與之不和的家公又不幸患上老年癡呆癥需要她的照顧。同時,工作上又面臨挑戰,許多壓力似乎一夜之間都向之壓倒。不過,即使她在生活上遇到很多困難,依然樂觀積極地面對。這種精神讓人動容,發人深省。蕭芳芳不愧是影后,她對角色的刻畫幾乎不留痕跡,不矯情、不做作、自然流露,將一個四十歲女性悲喜甘苦刻畫地淋漓盡致。

     

        喬宏在里面飾演的患老人癡呆癥的家公同樣精彩。私以為,影片最大的亮點都集中在細節上。

     

        影片的開頭,孫太在市場的魚檔站立,眼睛死死地盯著一條正在“背泳”的魚。為什么要盯著一條快要死的魚呢?只有具備小市民的精明節儉才能明白。因為死魚和活魚的價錢是相差很多的,死魚不新鮮,活魚又太貴。于是就要找那些頻臨死亡的魚,這樣就兩全其美了。

     

        孫生(羅家英飾)打電話去孫太的公司,告知她樓下的超級市場的絲苗米買一送一。盡管孫太說他每一次都騙她,讓她白走一趟。可是,鏡頭一轉,孫太還是拎著四袋絲苗米辛苦地坐車回家。

     

       “不當家就不知道米貴”,當我們還過著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生活時,會對這樣的行為冠以“市儈”并且在心里加幾分鄙視,可當我們不得不面對現實時,又有多少人能擺脫普羅大眾這樣的真正生活呢?

     

        孫老先生(喬宏飾)是一個退伍空軍隊長,脾氣極臭、固執傳統并有大男子主義,與兒媳婦孫太關系極為不好,時常吵架,每一次都要孫老太(譚倩紅飾)調解。孫老太突然去世,而孫老先生不幸患上老年癡呆癥,他不認得其他的家人,只認得兒媳婦孫太。影片中,孫太和孫老先生有很多對手戲,看的時候會忍俊不禁,看完了又會有不少感慨。

     

        孫老先生是抗戰時的空軍中隊長,在他患有老年癡呆癥的日子里,除了記得兒媳婦外還記得抗戰時的情景。于是,只有利用一些軍隊用語才能使他安靜下來。

     

        勸他離開天井別騷擾鄰居時,必須說,“快進入防空洞!”哄他睡覺時,必須說,“敵軍已經撤退!”不讓他靠近天臺邊緣,慎防他拿著雨傘當降落傘時,必須說,“今天是和平紀念日,政府不讓跳傘。”……很多詼諧的情景與對話,一個老年癡呆癥患者和聰明樂觀的中年婦女形象躍然熒幕。

     

        孫老先生出事前,孫太與之的關系并不好。但他患上老年癡呆后,一家人有一個一起生活的理由,彼此間多了溝通、理解,一家人后來樂也融融。有幾幕場景一直在我腦海里浮現。

     

        孫生第一次把孫老先生帶到社區長者服務中心時候,孫老先生很生氣,不想呆在那里。平時軟弱馴良的兒子,第一次大聲地對他說道,“全家人都要上班上學、沒有人陪你玩的。”孫太先生一下子靜了下來,喃喃自語,“上班...上班很重要!你放心,我會在這里靜靜呆著,你去上班吧!”一個老人用一種復雜的心情說出以上的話,作為一個觀眾看著覺得挺心酸的。兒子聽了老父親的話,想必心里也不受,他臨走前俯下身子幫父親系好涼鞋扣子……

     

        后來因為工作的關系,孫家決定把老爺子送去養老院。一段時間后,孫太忍不住去看望他,當孫老先生看到兒媳,臉上浮現那種悲喜交織的表情,然後對著她說,“大嫂,回家。我們回家吧”。

     

        可能我們每個人年屆中年時,都不免地要開始面臨許多生離死別、承受許多來自家庭和工作的壓力。生活不再是少年時的無憂無慮,亦不再是青年時的意氣風發。至于怎么去面對突如其來的變故,影片沒有陳述什么大道理。我們只是看到一位中年女性積極樂觀的人生態度,看到一個家庭由隔閡變得融洽。孫太最終明白家翁並非如他想像中地難相處,孫太和孫生間的夫妻感情更加濃厚,長孫知道爺爺年輕時候曾經保家衛國,開始對之崇拜……而一貫嚴肅的孫老先生,雖然老年痛失妻子並患上老年癡呆症,可是我們都知道他有一個子孝孫賢的家,也安詳了晚年。

     

        片子的最後設計了一個老人迴光返照的劇情。孫太一家到野外郊遊,孫老先生先後送花給兒媳孫太和女兒阿蘭。這個舉動完全背離了他原有的傳統大男子主義,顯得很和藹、親切。他們之間的最後一段對話,相當耐人尋味。

     

        孫老先生:給你講一個秘密吧!

        孫太:什么?

        孫老先生:這里有很多仙女的!我約了那些仙女去幽會啊!

        孫太:哪個單位的仙女吶?在哪里幽會?

        孫老先生:喏,就是那個山頭那里咯!等一下,我爬過山頭等她們啊!

        孫太:你等下去山頭幽會?

        孫老先生:嗯!今晚我不回家了!

        孫太:哦,我不等你門了。

        孫老先生:嗯!對了,誰送花給你啊?

        孫太:有!剛才有一個英明神武的男人,他送我兩支花。

        孫老先生:那他有沒有約你去這邊這個山頭幽會呢?

        孫太:有、有啊!他約我去那邊那個山頭幽會。

        孫老先生:那好,那你今晚早去早回,不要給別人知道。我幫你保守秘密!

        孫太:哦好、好!

        孫老先生:你知不知道人生是怎么回事啊?

        孫太:什么?孫老先生:人生,是很有趣的!

     

       “休涕淚,莫煩憂,人生如朝露。”也許積極才能看到未來,也許積極我們才能看到隱形的親情。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瑣事 2010-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