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06

    隔岸花分外香 - [拙筆抒懷]

    沁崽写给我的一篇文章,前几天才认真地去读了。写的很好! 于是我很感动呢!

    给舍长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有种感觉有种感情我不能用言语来形容,
     

          只是在偶尔想要问身旁的人XXXX词的作者是谁最精彩的一句是什么的时候,或者看到一个新闻想要和旁边的人说你知不知道日本首相又做了什么台湾又如何了的时候,抑或是在发现自己居然突然不记得了道光皇帝叫什么名字的时候,又或者是在听说仙剑轩辕剑幻三的新消息的时候,也许也是在又听见了一首很好听的动漫歌曲看了一个很好看的新番的时候,想要转头才发现你并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才能感受到那一丝丝倏然而去的感伤和叹然,仿佛手中的流水指尖的沙,总是抓得再紧也还是空空如也,望着身边熟悉的面孔却仿佛如此陌生,很多话哽咽在喉头想要说出来,张嘴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口,到最后也只能停顿,然后笑笑了说“高三的时候,我家舍长……”

          人生路上,我们像在茫茫不尽的旅途中奔波,上车,又下车,却从来未曾被告知下一站的目的地,邂逅着许多人,然后擦肩而过。那些过眼云烟一般的往事,正云淡风清的飘散,当真正想要捉住什么时,却只余空白。每个人的记忆力是有限的,我们记忆着,然后又不断的遗忘着,每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结交着新的朋友,旧的朋友却在渐渐疏远着,每个人身边的位置是有限的,有人要进来,就有人不得不离开。

          我想着我们一起度过的每个日子,开心的快乐的,伤心的难过得,一个个很短很短的片断,骤的被拉成很长很长的记忆,足以用整个生命来回想,然而在这么长久的时间里要做什么做了什么,却已经不记得了。

          当身边的人并不理解并不赞同并不支持的时候,我们许多共同的爱好在我一个人身上显得那么的突兀与不合群,我们共同曾憧憬过梦想过期待着为之奋斗的目标显得那么缥缈不及与形式可笑,也许少了个朝夕相对的朋友很快便有人可以代替,也许在漫长的一生之中某些时候必须低头某些人必将失去,也许有些东西命中便是是不能长久,而我只是笑笑,将它们收起来,我没有灰心也没有放弃,因为我知道,有人懂的。       我们都不是感性的人啊舍长,我们都喜欢风筝式的感情,我们都不喜欢小女生般絮絮叨叨叽叽喳喳,所以就算身边没有了你我也不会不习惯到撕心裂肺,我的生活甚至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变化,一切都仿佛是从高三延续下来,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和他人谈笑着,也还是一如既往的偶尔和身边的人吹一吹政治历史,一如既往的结交着各式各样的朋友,平平静静。也只是在广播放起我们曾经一起听过的歌曲的时候,看到我们曾经一起讨论过的东西的时候,我头疼没有人能帮我写嵌字的漂亮诗句的时候,我才突然记起,谈笑中再也没有人共我高谈阔论浩浩中华五千年上下,身边再没有人能做到胸中万卷笔下千古,朋友再多也没有人能够让我值得满堂为其虚左待,朋友再要好也终究还是无人能解我腹中春秋。

          “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
          看着那么熟悉的诗句,我却突然有不同的感觉,恍然发现以前背到滚瓜烂熟却终究还是没有懂过,抬头虽依然是清平世界朗朗乾坤,顿时仿佛醍醐灌顶灵台清明,却在明瞭中隐隐透着悲意。

          记得上次闲来无事找了几个京剧名段来听,摇头晃脑的跟着咿咿呀呀,余叔岩的腔调缓缓传来,

          “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评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先帝爷下南阳御驾三请,算就了汉家霸业鼎足三分。
    官封到武乡侯执掌帅印,东西战南北剿博古通今,周文王访姜尚周室大振,俺诸葛怎比得前辈的先生。
    闲无事在敌楼我亮一亮琴音,我面前缺少个知音的人。”

          我并不是个容易感伤的人,不管看文字看电视看漫画看其它,很少真能有东西探进心肺去,只是放着这一节,怔怔差点就听到哭。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终于觉得能够拥有所谓的“瑜亮情结”,也是一种富足。

          然而舍长,我还是相信的,就像千与千寻里钱婆婆说的,发生过的事情不可能忘记,只是不记得了。而有些感情存在着,就不会消失,我相信那股风来去不息没有片刻停留,却又一直在你身边,从未离去。

          而你也一定要好好的活,好好的过。最后废话了这么多,不知道自己真的想要跟你说什么,想起以前看到黄霑写的一段东西,觉得颇喜欢,现在无责任盗用来送给你希望你也喜欢。 

    悠悠记得当天笑
    仿佛入迷,又带一点惘
    种种喜悦,令人为你鼓掌
    眉飞色舞千千样
    你是个妙人 是一个少年狂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