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28

    最後の放課後 - [似水年華]

          前段日子,莫名地知道了“生物股長”這個日本組合,于是瘋狂地愛上他們的歌。《最後の放課後》幾乎是百聽不厭,邊聽著邊想起以前的校園生活點滴,思想在漫游,特定的事情勾引起眼眶的潤紅。往事是用來回味的......

          金犢獎......痛并快樂著地進行。最辛苦的是趙溪跟小暴,不僅要獨自制作還要參與討論。只有參與這樣的比賽,才能了解自己的實力有多少。于是我這被門夾了的腦,并沒有為小組提供多少有用的IDEAS,太廢了、這實在是太廢了,我要在心里詛咒自己一萬遍了。

          傳播學院的老師都瘋了,不約而同地在三月份布置他們的小組作業。現在算下來,四個小組作業加上兩個金犢獎作品,望天~于是四月的廈門之旅是不能成行的了。等四月忙完,又該忙四級的事情了!難怪焦沁說,“勞資忙如狗,忙如狗啊!”

          卓越的《X》居然打33折,于是我買了一套獎賞下自己(明明沒有什么值得獎賞的理由= =||||)。

          咳咳,下面說點亂七八糟的東西。不知道是我太小氣,還是我太耀目(估計是前者了),這輩子都是跟很多人有瑜亮情節。

          初中的時候,跟DJ有瑜亮情節。

          高中的時候,跟沁崽有瑜亮情節。

          現在人跟無數人有瑜亮情節.......還不僅是現實的人!

          唉.....既生瑜何生亮啊!?

          算了,其實我自己小氣罷了!公瑾是自己找死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偽裝更新 2009-0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