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24

    夢又不成燈又盡 - [似水年華]

        最近跟群里的人分享了很多小時候的事情。他們說我的童年豐富多彩。當你親歷的時候,并沒有這般感受,可是時間久了再回味,就會想,少了這些事情,那自己就好像是一個沒有存在感的人。童年有些記憶是自己獨享的,可是有很大一部分是跟弟弟共享的。我兩歲半的時候,弟弟來到這個世界,據我爸后來說,一開始我得知自己有一個弟弟是很開心的,可是這種開心只是維持了兩三天。當媽媽要哄弟弟睡覺而把自己到爸爸的床上的時候,就對這所謂的弟弟全無好感并且怨恨交加。我相信沒有一個小孩愿意同另一個小孩分享父母的愛,即便這是自己的弟弟。于是小時候經常跟弟弟吵架打架,每一次父母都護著他,于是自己也會暗地里詛咒他死......可是每當因為弟弟的緣故有雪糕吃,有玩具玩,又要裝做跟弟弟相親相愛的樣子。所以說,小孩是很勢力的。我從小就大大咧咧,粗粗魯魯的,為此弟弟也沒少遭罪,基本上他身上的每一寸疤痕都是我的杰作。弟弟剛學會走路的那一年,我跟他搶一個橘子,推了他一下,結果他額頭撞到門鎖上,血流不止,從此額頭正中留下了一個菱形疤痕。弟弟三歲的時候,我跟他去玩,在地上發現一堆玻璃,我隨手拿起一段玻璃條,裝大俠拔劍的樣子,把玻璃條從下揚起,結果一劃就劃到額頭左上角,又血流不止,結果弟弟的額頭左上角留下了一道兩厘米的疤痕。還有一次,弟弟感冒了,媽媽說不能讓他吃荔枝,所以把家里的荔枝都藏到冰箱的上層。我知道弟弟很喜歡吃荔枝,于是我擅自拿了兩顆給他解饞,他很開心,我倒現在還記得他笑的樣子。可是當時的我不過是出于吃了荔枝會加重病情才給他荔枝的。諸如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很多,每一件事都足以讓自己背一身的罵名。

     

     

        稍長一點之后,他開始懂事了。大家不爽對方的時候就會大打出手,經常是他扯我頭發,我捶他的背。總之每一次都要在對方的身上留下些勝利的痕跡,心里才平衡。后來,姐弟間開始互相為對方起外號,要多搞笑有多搞笑的外號一個接一個。我起他一個,他就要雙倍奉還,于是沒完沒了,各自用一個本子記錄為對方起得每一個外號,在下一次口戰的時候,就拋出一句,“你現在已經有三十二個外號了……”家里的人看得忍俊不禁,可是我們就樂此不疲!四年級的時候,我去了一個私立學校,開始了住校生活。因為見面的時間少了,所以吵鬧的時間也幾乎絕跡。后來聽我媽說,我不在家的時候,弟弟感到很寂寞,于是某一天就跟爸媽說也要去住校,跟我一起。所以弟弟一年級也開始了住校的生活,那時候一到課間他就會跑上三樓找我玩,我身邊的同學都覺得我們姐弟情深。每到周五放假,他會先霸好校車位置等我上車……雖然在家依舊會為了些雞毛蒜皮的事情互相鄙視、互相爭吵、互相咒罵。可是對方不在家的時候就會覺得很寂寞。之后的時間過得很快,我念初三半個月才回家一次,于是他每個星期都當信使,把我要的東西從家里帶來給我,吃的用的什么都讓他帶。那時候看他每個星期天站在女生宿舍樓外等我,真是覺得很好笑。 

         翻開小時候跟他的合照,他永遠只到我的肩膀,可是某一天,我突然發現他已經比我高一個頭,并且還要繼續張。于是開始有人問他是不是我哥哥,或者一起上街會被人誤以為情侶= =|||。我不是一個時常往后看的人,可是當有感而發地想起過去的事情,會覺得弟弟不僅是上天賜給父母最好的禮物,對于我亦如此。現在我們連吵架都很少了,可是兩個人在家里依舊互相鄙視,互相起外號,我的那個本子里已經記錄了三十八個關于他的外號,據說我的外號更多,已經突破四十大關了。

     

     

    我昨晚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夢中的自己擁有穿越時空的能力,于是開始了一系列不免俗套的“劇情”。第一站,發現自己回到了初中(昨天幫五月做的一個點名,有一道題就是問想回到過去哪一段時期,我回到的就是初中= =|||太邪了),場景很熟悉,就是初中時候的宿舍,我坐在自己的床上。可是初中的同學一個沒看見。還來不及多忘記眼,時空穿越,到達了第二站。那是一棟比較古老的房子,我推開門,居然看到自己的外婆跟兩個阿姨在吃飯,她們對于我的進屋感到意外,用一種很吃驚的眼神看著我。我有點不好意思,不知道為什么就問了一句:“請問今天是幾月幾號?”外婆很冷靜地說,“一九八八年十月十四。”我的天啊,這個時候的我還沒有出生= =|||,也就是說現在這個時空沒有我的存在......同樣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又開始穿越了。這一次來到一個更加陌生的地方,旁邊還有一個人,但是臉看不清。我莫名地跟他并排走,更莫名地是脫口而出一句話,“就算是謝長廷當選總統,臺海也不會打仗。”(我的天啊,夢之后才記得這句話我明明昨天在群里說過,我實在不想承認跟我并排走的是荀= =|||)并排的人還沒有回答我,一個老婦忽然飄過來(請注意,真的是飄過來),然后跟我們說,“我要去救兩個人送到前面那房子,你們趕緊到那房子燒水找食物。”于是我覺得自己完全沒有思考就飛奔而去,才發現房子是一個祠堂,祠堂那里有一個牌匾,驚恐地是上面居然是剛才那老婦人的照片,夢中的我突然醒覺其實她就是一只鬼= =|||,可不知道為什么我跟那個人還是分工合作,他去燒水,我去找食物。因為地方很陌生,我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找食物,就在一籌莫展的時候,口袋居然有一個手機響(夢中的我那個吃驚啊~),我掏出電話,掃了一眼電話號碼833XXXXX,是一個陌生電話,接通后,對方說,“喂,你在哪里啊?我很想念你,你趕緊回來吧。”我清楚記得自己是囧了一下的,可還是跟對方“寒暄”了兩句,“雖然我不認識你,可是我很快回來的啦。”然后把電話掛掉,一抬起頭來,腿好像滑了一下,于是我醒了。雖說沒有嚇出汗,可是這是一個很變態的夢= =|||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GTO四周目 2009-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