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2-14

    【祈路】八荒赋第一章乙 - [隔岸筆冢]

    第一章【乙】

       

       离国舞伎的舞艺闻名遐迩。此时,十六人组成的舞伎方阵在宴会的大厅上翩翩起舞,妩媚妖娆,让那些衣冠楚楚的大臣们看花了眼。尔后,穿着华丽的歌姬坐于十六人方阵中央,玉手抚琴,缓缓吟唱着离国一带的民谣。平日久居帝畿的瑞思王和臣子们被这异地风情深深吸引住。欢喜之色无不洋溢在脸上,推杯换盏,完全沉迷于这奢靡的氛围中,仿佛不知人间日月。

      “侯爷,妆月回来了。”连雍身边的小侍从在他耳边悄声道

    被唤作妆月的少女是连雍的一名近卫。虽然身为女儿身,但是将门出身,精通武艺,连雍对其十分赏识。此次前来离国赴宴自然地带上她。

       连雍放下酒杯,往座后一看,妆月正立在后面。

      “此去查探,有结果么?”连雍故意把声音压的很低,眼睛却四处张望着。

      “据查探所知,平凉、泊崇二城的太守都与离侯交往密切,这两个地方早已经是离国所控制的。”妆月轻声回答道

       连雍听后深吸了一口气,摆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一路过来,还发现其他奇怪的事情吗?”连雍再问

       妆月在脑海里仔细回忆:“阡唐城外停泊了不少图兰国的商船,但是不太像是要去紫薇国的。”

      “嗯!我知道了!妆月,你先行回去离侯准备的寓所,让陆然留下来即可。”

      “侯爷,这样没有问题吗?”妆月显然是担心连雍的安全。

       此时一个年纪与连雍相仿的男子,走上前来说道:“侯爷有我保护,你安心归去吧!”他就是陆然,他的祖辈曾经是原陆国的要臣,出身名门。陆侯被杀后,父亲因不愿效命邹侯,于是举家迁往连国,还受到连彦的重用。陆然与连雍交情深厚,在公是连雍的近卫,在私是连雍的挚友。

      “你也劳累几天了,好好休息吧!”连雍关心道

       看见连侯如此决定,妆月也没有多想,即可退下准备。

       冬夜的寒风是刺透骨头的,外面与宴厅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妆月穿过离国府蜿蜒曲折的一段长廊,挂在长廊两旁的大红灯笼在寒风下,摇摇摆摆,灯笼内的火似乎明明灭灭。抬头望望月光,发现夜更深了。歌姬的歌声不时传出宴会大厅,在宁静的夜里回响,让人别有一番思量。没有人知道,这样的宴会何时能结束。

       妆月再次走出离侯府侧门的时候,纷飞的雪把整个繁阳城都装上了银妆。方才站在门前请求觐见的男子却还在。不过他没有站着,而是跪坐在厚厚的雪地上,旁边还放着妆月刚才递给他的竹伞。

       他看见门被推开,便抬起头喊道:“颜白请求觐见侯爷。”

       妆月再一次与之四目交接,这一次她并没有离开男子的视线。

       “如果再不走,非但觐见不了,小命也会丢掉。”

       男子似乎装着没有听见妆月的话,只是垂下头,身体没有挪动一寸,继续等待在那里。

       “此人到底怎么回事?”妆月心里说道。她从没见过如此冥顽不灵的人,难道为了得到离侯的接见,愿意在寒夜中葬送自己的生命么?跪坐在雪地的男子,素色单衣,肩上、发上都积了微厚的雪。寒风一吹,白色的发带和单衣袖子一同飘起,而他却没有因为寒冷哆嗦一下。凌冽的寒风吹雪、远处凋零的树木,近处摇摆的灯笼,夜静人深。男子安静地跪坐着,等待和求取他所期望的闻达。他的身影与周围的景物似乎已然一体。妆月竟有一些呆住了。许多年后的妆月每当思忆起这件事,脑海中依旧是寒风吹雪的夜里,男子跪坐的身影。也不禁有些呆住如当时般。

       妆月也不知如何解释自己的做法。只见她动手解开身上的绒毛披风,披挂在男子的身上。那男子一惊,抬头望向她。

       “姑娘!”

       却见妆月拾起地上原本属于她的雨伞。

    “如果没有了生命,如何一展抱负?”妆月说完后,往前方奔去,跨上骏马勒紧缰绳,朝着城门一方奔去,很快消失在漫漫飞雪中。

       远处出现了敲更人打更的声音,“哐当哐当”的数声,逐渐接近。

       雪地上的跪坐的颜白,紧咬着牙关,轻轻地吐出几个字:“颜白请求觐见侯爷。”

     

       离国府大摆了三天酒宴后,今早瑞思王和离妃在王师的护送下,终于浩浩荡荡地离开了繁阳,与一众大臣启程回到都城碧京。应邀的封国王侯也纷纷启程回到封地。

       离国的郡主嫁入皇宫,成为君上的妃子。虽然这件喜事在瑞原已经不是新鲜事,但这里毕竟是繁阳城,百姓理所当然地更加欢欣。近几天,街闻巷议的都是离妃三朝回门的事情。严冬之下,这仿佛是让全繁阳城百姓的热血之源了。

       连雍此前从来没有来过繁阳,却总在别人的口中得知,繁阳城城如其名,繁华热闹,是碧纱江下游最为繁闹的城市。今日终于有机会仔细游览一番,发现繁阳城果然阛阓整齐,严寒之冬,依然店铺林立,行人络绎不绝。商贩小市吆喝的声音充斥在大街里,好不热闹。这在连国的雁都是难以想像的。

       “侯爷,冢相有信,问我们何时启返雁都?”陆然跟随在连雍的身边,小声地问道。

       “难得来一次繁阳,我想再留几天。”连雍说道,眼睛却一直关注街道的事物。

       陆然本想再问,连雍却停在一个茶馆门前。茶馆内有数桌茶客,人数虽不多,但是热闹非凡。只见书生打扮的六七人皆在品茶论道,大谈政事。周围的茶客也有因为好奇而凑到身边旁听的。

       表面和平的瑞原帝国,乱世的挣扎已经呈现。英雄们的梦想还没有开始,谋士们却已经成为各封国争夺的对象。离国素以人才辈出闻名瑞原,朝中不少大臣出身此处。这茶馆的论政让连雍大开眼界。没有人比他更求贤若渴,倘若能在离国物色到出色的谋士辅佐自己,就不枉此行。

       “进去看看吧!”连雍说着便走入茶馆。陆然紧随其后,二人被茶馆的小二安排好,便听着这些书生的议论。

       “君上无能,王侯争霸。这就是乱世的规则。任凭何人也无法扭转。”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开始说道,身边马上有人接道:“自从陆国被邹国吞并,邹侯的霸意可见一斑。如今邹国已经控制了云亭关以外的地方,俨然是势力最大的侯国。而朝廷依然无动于衷,碧京亡日不远矣。”

       “此言差矣!离国侯要把郡主嫁给君上,才是老谋深算!”

       “但是,杨国如此富庶,恐怕邹国暂时仍然不是其对手。”旁边又有人提出不同的看法。

       “听说朝廷不断发布诏令,要连国裁军。”

       终于有人讲到了连国的事情,连雍显得有些紧张,毕竟他是连国侯,他也相当想知道连国在普通百姓的形象。

       “连国大家是有目共睹的,荒凉之地,恐怕早日也是离国的囊中之物。”一书生说道

       “不错不错,离侯可是觊觎连国很久了!哈哈”

       “连国侯不是故去了吗?现在继位的世子,他能力挽狂澜呢!”

        陆然听完此话,忍不住对连雍笑了笑。

       “侯爷,你的名声已经传到了繁阳来了。”陆然的话虽像奉承,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连雍是一个有理想的人,对这样的侯爷他深怀敬意。

       连雍本想回应陆然的话,妆月却出现在二人面前。

      “噢!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呢?”陆然有些惊奇地望着妆月。

       妆月没有回话,先把一个玉佩放至陆然面前。“这是你的佩玉吗?”

    此时的陆然的表情显得更加吃惊了。那的确是他的佩玉,上面的陆家家纹流云竹可以说明一切。

       “怎么会在你手里?”

      “我经过茶馆门外拾到的。所以就知道你们在这里了。”妆月回答道

      “呵呵!幸好是妆月拾到了。”连雍笑道“妆月坐下吧!”

       “是!侯爷!”

      “在这里不必拘于礼节了。”连雍刚届而立之年,年轻的侯爷从不在乎繁文缛节。

       茶馆内的辩论让妆月有些不懂。

      “他们在争辩着各个侯国呢!”陆然提示道

       妆月心里一沉,心里道:“又是乱世霸主之争吗?”

       争论似乎进入了一个高潮,但连雍的兴趣却在不断消磨。

       直到这当中的一句话。

      “如果连国不行革新,就算是平阳君这样的人才治国,也无法摆脱任人鱼肉的境地。”

       众人朝声音的出处望去,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身长八尺,相貌俊朗。他的话语刚落,身边有些人却在窃窃私语,仿佛在嘲笑年轻人的轻狂和妄断。

       “这人的口气不小啊!。”陆然嘀咕道

       “是他。”几天前的那个雪夜的记忆还很清晰,他就是那名在离国府门前请求觐见离侯的白衣男子。妆月简直无法相信,会在这种地方再见到他。

      “你认识他?”连雍好奇地看着妆月。

       妆月抬头仔细确认,然后回答道:“嗯!之前在离国府门前见过。”

       “他是离国侯的门客?”

      “应该不是。不过他大概有意成为离国的门客。”妆月补充道

      “任人鱼肉……倒是一个很贴切的形容。”连雍没有愠色,反而笑起来。

      “侯爷……”陆然和妆月面面相觑,并不理解连雍的笑意。他们都以为,任何一国侯爷听到百姓这样的评论都会大为火光,只有连雍还能笑出来。

      “如果我只能听一些歌功颂德的话,那么我不就跟君上是一类人了吗?你们不会为这样的侯爷感到悲哀吗?”连雍回答道:“不过,我对他倒是有些兴趣。口出狂言的人想必心中也应有通略经纬的雄才。我过去请教请教。”连雍说着便起身,向颜白走去。

      “侯爷……”妆月和陆然也连忙起身,跟随着连雍。

     

     

     


    分享到:

    评论

  • 很好很强大~也已经偏离我的认知了~
  • 很好!開始偏離我的認知了!!!囧!
  • 其实我已经写了很多的了....所以只需要贴就是了....不过我不打算贴就是了...不想填坑...
  • 白白加油继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