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9-03

    仙劍紅顏十二賦(全)

     

                                仙剑红颜十二赋

     

    芳心苦·先序

     

       物是人非世事休,欲语泪先流!曾几何时,只如一个懵懂小孩,痴迷地安坐一旁,看着你们在宿命路前的徘徊;痴迷地安坐一旁,听着你们悲喜间的一语一言;痴迷地安坐一旁,想着你们在孤寂身影前的音容笑貌。

    最后,看到你们各自的结局,竟成了牵肠挂肚,忘不了那一年的半去白花零自落,瑟风故颜芳骨埋!

       走过青春,常常、往往怀想。我愿意相信你们的故事只是传说,你们从没有来过,只是辜负了我脸颊的两行拭不去的泪痕,任风而逝!你终是停留在自己的怀里,只可惜,脸上写满了感伤。我的胸膛,终有一日被冷掉,仿佛月光一样,冷峻而绵长。今日的孤独源于昨日的别离!你们不会再来。纵是思念,唯有今夜的相约,原来爱泊在了梦乡。

     

    阮郎归·韩菱纱

       凤凰花飘落的那一刻,许多古老的故事开始流传。

       那天逗留在门边渐渐淡去的夜色,疏影风中竹笛吹着感伤的萧瑟。抬头望去,远方站着穿火红色的纱丽少女,发饰铃铛琤琤作响,让人万千怀想。

    我猜想这便是你离开家乡寻仙问道的情景,仿佛许久之后的某个夏季依旧记起你的笑语盈盈。

       三尺青锋乱出鞘,这算不算妙手空空的你和单纯品良的他注定的相遇?一曲悲歌和快意江湖,到底哪一个才是故事的结局?

       想黄泉红尘边界两茫茫,一川烟絮弥漫尽彼此的心绪。眼眸底下的一排看不见的水光,抛洒下来能否犹如万斛珍珠的景象?看不到冷冷清清的纱窗风雨,还有悲悲凄凄的墓地浮云。但想必生死转眼间不过是玉粒金波咽满喉,菱花镜里形容瘦,奈何怀旧!从缘起到涅磐,从繁华到幽寂,碧落无尽光阴散乱,捱不明的更漏,始终未完。

       你本以为自己潇洒非凡,早已看透。于是尘埃落定地去接受前世写好今世的殇,才发现心底如同死寂般的沉淀,被对他的思念与不舍一点点地激扬,直到仿佛泥足深陷。

       若曾经许下百年的约定,而奈何桥的对面只允许余下的三年,能不能承诺这今生仅剩的时间与姗姗来迟的他奏一场完美的落幕曲?

    我木然!生死都绝艳如此,谁还为青峰碧崖前的墓碑留下任意的一滴泪,让指间砂流逝如昙花,苍老了佳人的晚霞。

     

       不问流年逝昙花,

       只待明月泪空纱。

       人世愁来天不管,

       且放青崖喜人家。

     

    青玉案·龙葵

       春秋千年的故都,是暗夜里望不见天光的一处。你只如懵懂小孩,在他归家的雪地上徘徊。他不知道他年少的脸尽是严肃,而你的心里从此不再孤独。

       敲击乱世的大门,生死各一边。任他风摇破碎中力挽狂澜,阻不了宿敌征服的野心。极力地摆脱现世的困惑,却又无可奈何!你与他就这样默默地拥着,数着过往……偶尔悲怆的军号下,彼此的眼光泛着泪花。没有人明白他内心的殇,除了你仰望他明亮眼眸的一刹那。

       轮回为了相见,你便义无反顾地拥剑,跳入那或许万劫不复的熔炉,生生世世等待他的呼唤和保护。他说你不够坚强,但选择与熔炉共碎,未曾后悔,要深记他呼唤你的每一句“龙葵”;要深记他的模样,你的哥哥龙阳……

       不相信孤魂之身可以轮回,却寄望与他重逢的机会。浮浮沉沉地夙愿人间,弹指间竟数千年。星雨陨落一夜,匆匆一见,自此情牵流年,不敢忘却他的容颜,这生生世世的凭借,就算天地世事更变。他抑或不若从前,而你终究是懵懂的小孩,在他归家的雪地上徘徊,怀想那过去才能拥有的一切一切。

     

       轮回天涯人不同,

       自是相逢又匆匆。

       千年故颜难相忆,

       寥落星辰半朦胧。

     

    水柔声·紫萱

       正如准备好的所有结局,我静静地临山而居。风霜雪露,只等待与你相遇。昨日,走过青春,才发现生生世世的苦恋,那来去匆匆的故颜,到底是天意的作弄,还是命运的相连?今夕,每到夜空,眺望远处的苍穹,看见了你的背影在月光下拉长,而我只能在陌路上低唱,那一句:“人思绪,片片轻飞,又是红轮西坠。”

       这世道的轮回,恍如隔世后的约会,在宿命中次次寻你,才知道毫无意义,等待若是如此,何苦三世夙缘,换你我明眸里的泪垂。

       紫萱,放弃也罢,放弃也罢!执着只是薄薄的凄凉,看不到地老天荒!寂寂落花,凄凄芳草,含泪挥断隐情牵,甘于平凡,却别忘了背后的双目凝望,道一声:“相见不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我知道她平安就好。”

     

       寂寂落花伤暮景,

       凄凄芳草怕黄昏。

       情难天许无可悔,

       余看红颜断肠泪。

     

    诉衷情·夕瑶

       千年修得今为仙,为是何愿?宛如一缕轻烟,独守天边!

       夕瑶,寂寞的生活过厌了多少?

       如果生活是一种颜色,那属于你的将会是什么?

       瑶池树下,不度云霞,没有人问起,那是谁的脸颊。

       夜临,又是日复一日的星河!不可数的千年之后,他出现在你明亮的眼眸下。每一次听他说话,望着他的脸颊,顾不上应答,记下一言一语,埋藏于心成为唯一的牵挂。所幸他每一次都来,你每一次都在。

       也许人间又换九重天,为仙不觉!险闯仙境,狂来说剑,蓦然之间他已不在。生活继续沉默,而你只能再接受寂寞的折磨。为什么轮回总在承诺之前,你和他却变成了神与人不相见?

       生命的一刻一刻,你每个令人沉醉的动作,不敢说你改变了我,你改变的只是仙界上亘古不变的寂寞。

       不愿意看到他忧伤的脸,于是坠入人间,轻道一声:“你是人间的我,雪见!若是生活是一种颜色,那飞蓬便是你生命的全部!”

    时逾千年,又换人间!明知相思苦,饶是苦相思,愿转世为人,盼与君相见。

     

       花间遗梦隔离愁,

       忍顾寂寞相酬容。

       今朝欲坠重生殿,

       他日相逢与君随

     

    长相思·赵灵儿

     

       上弦月夜,冷风暗生。窗外寒雨夜未归,梨花带雨、一叶扁舟,只因桥头晚听音。外面下的是雨,滴在我心头是泪。草迷烟渚,泪眼模糊看不清的是你,唯有销声别离!

       灵儿,你带走的不仅是自己,还有因你而留下的泪迹。

    我睡下,在不能寻你的天地。没有一丝牵挂,就算明年不再飞花。假如春华常开,而我们永远存在。那你何时归来?情归远方,看不到地老天荒,也许是自己固执地荒唐。不过,仍然安心睡下,就算等待不能再升华,永恒亦早已写在那些熟悉的脸颊……

        灵儿,莫问人生归何处,自是相逢应有期。

     

        怨极恨极天不忍,

        花易飘零老刹人。

        空山深遇莫借问,

        红颜故人泪满痕。

     

    点绛唇·沈欺霜

       是凉风如水,余杭城外,千里孤坟前默默垂泪的少女么?

       是霜落满地,华堂宅前,愁肠千百转离别情绪的远游者么?

       是刀光剑影,比武堂上,阔别已数年英姿飒爽的舞剑者么?

       还是,情难自禁,冰火洞内,相思寄何处几番思量的有情人?

       岁月已逝,久远的记录早已尘封。也许我对你的记忆停留在极浅极浅的阶段。只是晓风如梦,偶尔那小名唤作“七七”的少女在梦里不曾离开……

       仗义行侠的江湖路远,佳人情重的两厢情愿!今生今世的离合聚散,风雨飘飘。如你自私般地挽住他的臂膀,绣口许下“莫问尘事,君妾相伴”。他定会首肯,也正如我翘首所待。

       然而你并没有这样做。只是余晖落日下,一脸轻柔雅致,淡姿容,含笑道:“露从今夜白,未老莫还乡。携手寻故人,直到天涯换。”

       从此的故事没迹于江湖,引向一条似有还无的路,而我偶尔晓梦中醒,仍有“七七”二字的唤呼……

     

       人世几许三分缘,

       别后不知君近远。

       年年红梁倚燕鸢,

       岁岁何时长相见?

     

    惜分飞·温慧

        生于官宦之家,人们对你的期许不过是温婉贤慧的大家闺秀,待字闺中,等候杏期。然而开朗明快、天真无邪的你,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男生般的性情,不愿被旁人定格在酸腐无聊的门户之律。

       尽管你不拘小节,内心却充满纯真女生的遐想,会在滴水成冰的屋檐下张望,也会痴痴地怀想今世的自己去做谁命中的新娘。直到那位脸上带着几分戏谑、几分轻狂,不惧江湖梦远的少年走入你的视线。终是明了这人世中真正的男女情牵。说不上刻骨铭心的爱恋,不过是一厢情愿的心上眉间,已经足够支撑你去思量地平线上永觅不见的远方!

       等待只是荒唐,看不到地老天荒,通往室韦族的路上,华丽红幡里的你,泪都写在熟悉的脸颊,而不远的身影,是一种相思,抑或两处闲愁?我们追求的美落在哪里,我们期许的结果如何寻觅?可是,是不是画一个圈,你我跳进去就成为了永恒?烟花很漂亮,然而也很短暂。

     

       昨日相逢春华尽,

       今朝凄凉恨别情。

       此去茫茫无散聚,

       异乡琵琶莫空吟。

     

    误佳期·柳梦璃

       道尽了红尘,写满了黄泉,一花凋零、一星陨落,皆是寂寞飘零絮,一夜随东风。唯有你,千丝万缕放不下,一颦一笑欲断肠。

    绯红的花落了一地,轻轻地吹起看不出的痕迹。人和妖之间是不是也能单纯如这般的轨迹,让夹于中间的你,透过白皙的指间,窥视本属于你的繁华落尽,脉脉含情。

       纠缠不清的总是宿命,无法摆脱的却是命理。如果可以,你只想要一个平凡的人生,平凡的结局。前世三百次的回眸,换得今生命运的邂逅。如果可以,你只想不顾一切地去眷恋着他,抛开所有的前因后果。任凭只是镜花水月,雾里看花。

    然而真的可以么?

       皓齿輕吐语,未解千愁万绪。牵引你的不止是两厢情谊,还有天外的一个天地,视线未及的一方东西。这些都好比十九年一轮回的相争,那饱含着毁灭与痛苦,死亡和哀伤的过去,沉重地击垮你我的身躯。

        幽幽的箜篌之音,淼淼的似水柔情。你记得跨清溪半里桥,旧红板没一条,秋水天长人过少,冷冷清清的落照,剩一树柳弯腰。

       末了的场景,我至今思忆。你选择的是尽如人意,留我一人盘问是否问心无愧。这辈子,能不能说你只如过客,幻惑扬起了浪花,再华丽的舞姿,不过在眼里闪过两三下。听孤雁,声嘹戾,一声声送一声悲,十九年前一转头,人生放下休。我不解,你又何苦妄想注定的命运,将自己涅磐在注定的选择。

       或许他该早点发现,你一直在他的身后。偶尔撩动了箜篌琴弦,然后叹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清宵绮梦谁人驻,

       心有阑珊意踟蹰。

       不知来岁月与灯,

       只有相思无尽处。

     

     

    雨霖铃·苏媚

       你的童年结束在那对陌生男女的私闯,如何才能抚平你内心底处的伤创?父母在你的眼前倒下,一个美满的三口之家的破碎,是不是只有复仇才能弥合伤痕,才能心愿了遂?

       你的妖!说完这三个字,我的心便如刀绞!其实很多时候,尖刻和残酷只是为了保护自己,无关错误,你亦如此!因为恐惧,所以才开始变得敏感和小心翼翼。

        妖必恶?我狠狠地咬着牙关,始终摇着头,那一句末的问号不是疑问,而是内心底处被刮伤的伤痕,与眼眸下的泪交织成了恨。恨这个人世给你的只是破碎和孤单,俗世的眼光和复仇的怨恨交织起的重量濒临击碎你弱小的肩膀。

       月凉山,紫竹林,人道山长山又断。

       当你看到千里迢迢欲上蜀山孤身寻父的小忆如,脸上的神情让人陌生;玲珑地,陀江谷,又忆身如风飘絮。当你看到忆如口中的娘亲月如,脸上的神情让人感伤。

       我知道,父母二字永远是你生命中沉痛的话题。你本不愿意杀戮,更不愿意为了复仇,让明日的忆如变为今日的你!

       至于你和他的故事,皆因情误!仍记得你想要的双鱼玉佩;仍记得你想澄清的事情原委;仍记得破除结界的芳魂梦碎;仍记得夕照余晖下的匆匆偷看的你——苏媚!

       是不是多一些时间,你和他的结局就能改变。我不奢望,这传说中的地老天荒,只祈求你也能找到自己的依宿,不再彷徨。

     

       情因家仇恶名负,

       为君思量知有无。

       人妖殊途难成双,

       红轮西坠无相误。

     

    如梦令·王蓬絮

       我以为,你终是如孩童一般,羞怯的脸庞和谜一样的笑态,在众人的心中留下固定的风采。然而,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思虑重重和患得患失。我知道,这如天角的云彩和紧密的瓶口,无人能触及,无人能打开!

       是谁把世间填满了倾轧,注满了欲望,让你生活在一个危机重重的环境,触不到远方的天光。于是漫无目的地张望,小心翼翼地与人交往。直到遇到生命中的他,你便一无所想地接受和认定,这就是自己想要的浮华。

       然而事情滑向了无轨迹,所谓的不相信只不过是让眼睛替代了内心,选择了自己想要的结局。一直以为你想要的是别人的痛惜,其实过往的梦有谁愿意重游故地?你想要的东西只能属于自己,无关悲哀与欢喜。

       登云麓下星璇的孤坟,无语话凄凉。跪在外面的人眼眸中是怎样一种悲伤?没有人能预言离别的信号,却在失去的时候倍感煎熬。爱情路上无分坎坷多少,珍重的是此刻你该明了,谁值得自己留着眼泪苦着笑,一同守候最后的风雨潇潇。

     

       阴阳两诀方情许,

       万般寂寞凭谁叙?

       孤坟春暮泪迷离,

       再度红尘与君聚。

     

    蝶恋花·林月如

       下陷暮初,凉风如水,三里桃花自飘零,江中游舟,清风两袖,不甘白首逝流年。被吹起的是风,在我心中筑起的是梦。斜阳落日,思绪轻飞挥不去的是你。只欲挪步相移,看尽那红尘曼殊!

       我总轻道:“红颜如月有圆缺,君名逍遥莫悲切。”

       还记得吗?被死亡之钟倒数的锁妖塔里,我仿佛曾经允诺过的生生世世成为了虚幻!

       一场雪,一清伞,便永远地匿藏起。以为你停在不知名的地方,我在那岸早已熟稔的他乡。旅途尽了,才留恋地回眸。蓦然回首,原来你一直在我的身后,微笑着、等待着……

       不要相信,谁是谁命中的注定,我只学会接受结局在那个天地素色的日子里,为你曾经许下的诺言,落下的泪滴,微笑着走近、走近,直到永不分离。昨日我又梦到,年轻的旧颜携手痴笑,仿佛对答道:“吃到老,玩到老!”

     

       遥忆前尘佳人远,

       初识紫青鞘中颜。

       回眸已是沧海天,

       梦里痴笑谁人怜?

     

    还魂草·唐雪见

       一直有一种错觉,你我的邂逅在那一年渝州午后的一场大雪。至于有一天,你闯入我的视线,仿佛久远的印象萦绕在脑海的某一个角落,一瞬间挣脱了时间的界限。

       我该用怎样的言语去形容眼前的你?

       还记得吗?被霹雳堂弟子围困,那生与死的瞬间,你依然气定神闲,把脱逃的机会留给他;还记得吗?在唐家堡遭到宗族暗算,他为你挡下了暗器之毒,你却为了他吸出毒液,不顾性命;还记得吗?在神界之上,你从未干过粗活的双手,磨起了水泡,为的是送他一块神界的玉石,想看到属于他天性的笑……太多记得与忘却在交织!

       你总是一袭火红的华裳,在任何人的面前摆出了外表的坚强。可我却清晰地感受到你深埋心底的感伤。

       你不过是想永远呆在自己爷爷的身边,任他宠爱着,任自己对他恪尽孝道。你不过想与自己喜欢的人长相厮守,岁岁如意,平静地拥有平凡的幸福。所谓的江湖梦、侠义情,不过是嘴上无止尽的谎。

       眼前,再一次迷茫,当期许变成了奢望。

       你不再是唐家堡堡主的掌上明珠;

       你没有资格继任掌门,一扫同门败武;

       你甚至没有资格去爱他,因为你只是千年前,仙子投入凡间的神果仙姝。

       连月都被染红了,不再亮,任你脸上如何逞强,也逃不过今世注定的情殇。

       那剑冢的最后身影,依旧是一袭火红华裳。

       我试图去牵你的衣角,带你一起走。你却在瞬间丢了,留我独自扶着一阵料峭的风,遂意飞翔。

        我猜想此刻的你我,同是望着远方。不过你的耳边响起熟悉的嗓音,轻道:“我在竹林等你,生生世世,岁岁年年。”

       而我,任凭料峭的风在耳边呼啸呼啸,不再留连!

     

       前夙今缘知多少,

       神将仙姝从何道?

       千山万水无重觅,

       只为曾经相思老。

     

    醉落魂·终曲

       一朝红颜春尽去,花落人亡两不知。念此情,玉心碎,自觉多病愁,哪堪塞管吹!十年白玉堂前见,直是剪柔肠,将愁去也。十四年来,多少个日与夜?

       该怎样形容我此刻的感伤,如果你了解我过往的渴望,当过尽千帆你还在,仿佛是一道曙光。你我终是一段路分两头,各自各地走,谁和谁都无法留。只是,能不能有某个时刻,把昔日的你们都写进属于我们的一本春秋!?


    分享到:

    评论

  • 经典!感动啊!
  • 终于贴完整版的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