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23

    人會倒下的,童年會逝去!

       我已經記不清上一次感冒是什么時候的事情了,仿佛已經很遙遠。久別的感冒,這幾天終于在身上發作了(笑)。首先是喉嚨痛,讓我一天的話語頓時少了一半。然后是猛打噴嚏,弄得全家都對我“敬而遠之”,最夸張是我弟了,連我用過的鍵盤都要消毒消毒,吃飯用公筷......最后就是吃過幸福傷風素之后昏昏欲睡而又不能睡的感覺真難受。所以說,無病百事福。對于長期不運動的我來說,現在可是后悔了!
       外面的天氣,總是欲雨不雨,看起來都覺得難受,人的心情也變得暴躁。在寫這篇日志的時候,聞到一股燒焦的味道。我以為是電腦長時間工作,有些“發燒”,仔細檢查后,發現味道是從陽臺傳來的。出去一看,才知道我那個可愛的弟弟居然在煙熏老鼠。那只老鼠是我媽用捕鼠籠埋伏廚房幾個晚上的戰利品,今早終于將其擒獲,我媽大為欣慰,就把老鼠放在陽臺,將其示眾(老鼠),取意殺一儆百,準備活活地餓死它。而我那個弟弟可能是被CS爆頭深深影響,總想給“敵人”來個痛快。于是想到用煙把老鼠活活熏死。我出去陽臺一見,老鼠真是慘不忍睹啊!身上的老鼠毛短了九成,蜷縮在籠子的一旁,相當可憐的樣子。
       “你干嘛燒它的毛啊?”
        “沒有啊!我打算煙熏它的,是它自己走過來把毛燒著了。”
       “太殘忍了......”
        “它在廚房偷吃的時候,更殘忍!”
        “.......”
        我轉身回到電腦前,因為吃過感冒藥的原因,頭重腳輕的,昏昏欲睡!想想那只老鼠的境況和我那“面目猙獰”的弟弟,我突然想起自己小時候的一些事情。
        七八歲大的時候,迷上了玩火!暑假的每一個午后,我都揣著打火機,只身跑到小區的一塊空地上,玩火!這塊空地野草不算茂盛,同時還有很多建筑殘留物,磚頭、瓦片等等。除此外,這里空地上的螞蟻可是出了名的“惡霸”,只要被這里的螞蟻爬到腳邊,它就順勢給你幾口,痛得你“人仰馬翻”和咬牙切齒。于是,我總在醞釀復仇大計。對付螞蟻的方法有很多,我嘗試過水攻它們的巢穴,棍打它們的“基地”,不過最爽的還是用火。這個方法,現在想起來似乎覺得有些殘忍。我在螞蟻的巢穴邊上侯著,用火把一條建筑用的塑料繩子點燃,因為是塑料質地的,燒著燒著就會有熔漿狀的滴落,那些熔漿的威力不容忽視,如果滴落在手上會立刻起泡,然后就是一陣劇痛,最后還會留下疤痕,跟火燒無異。我當時做得一件事就是把燒著的繩子對準螞蟻的巢穴,看到那些螞蟻一只只地爬出,就把繩子燒著時滴落的熔漿對準螞蟻的身上,每一滴下去,都能清楚地聽到螞蟻脂肪遇到火時“吱”的燃燒聲音。看到那些螞蟻的慘狀,當時的我有一種莫名的大欺小,弱肉強食的自豪感。現在長大想起來,這恐怕也是一種病態(笑)
        每個小孩看起來都是天真爛漫的。但是每個小孩的童年都有一些瘋狂的舉動和回憶。我現在還會想當時去燙螞蟻的心里活動,不過已經無從稽考了。每當想起這些往事,我會不自覺地留意左手背上那個被繩子熔漿滴落,弄成的傷口。可能這就是我要永遠記起這件童年往事的憑證!
       可是我再也看不到現在的小孩有我從前的經歷了。因為就算他們想嘗試那種燒螞蟻的“快感”也不可能在城市的任何一個角落里找到這樣一塊草并不茂盛,還遺留了很多廢物的空地!
    分享到:

    评论

  • 對啊..是討論過!你沒有記錯!呵呵~我昨天病痛纏身,眼睛都冒出星星,胡亂地打了篇這樣的日志!昨天晚上那個老鼠被我殘忍的老爸活活地淹死了!
  • 貌似我们曾经在某一个晚自习和余海等人一起热烈的讨论过这个关于小时候残酷虐待动物的事情吧````当时的行为现在想起来都鸡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