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16

    說話原來也是很難的

       我真的要告別大航海的日子了。整整是五個月的時間,我耗費在上面,以一種我都無法理解的執著,耗費在上面,現在真的想放手了。
       我可能有必要把事情的原委寫出來,但是這又將是另一次折磨一樣的洗禮。所以我很猶豫地向身邊的人透露他的信息。菜譜說,十年之后你會發現現在是最幸福的。也許吧!可是做人真難,幸福的東西還要十年之后才能感受到。這就說明人生本身就是一次漫長的等待。等待什么呢?等待死亡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