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29

    寫在最後的四月

      真有一種歲月催人老的感覺了,轉眼間就是五月了。
     
      此時此刻的四月即將成為一個休止符號。
     
       我透过乱草的间隙,窥视这个城市的最后一角田园,才發現在淩亂的現實中竟然找不到屬于自己的位置。喧囂的街道人來人往,大家面無表情地擦肩而過。沒有預言,沒有提示,就連一個讓我幻想下去的理由都沒有了。
     
       最近無論走到哪里,都特別注意手機。有時候,多希望手機的紅燈會在我失落的時候忽然閃亮,可但是希望過后又在不自覺地後悔。後悔自己的懦弱,後悔自己的不果,後悔自己拖泥帶水或者叫做死纏爛打。
     
      不甘心,就是不甘心!可是現實如此慘白,叫我如何也豁達不起來。
     
      看破紅塵其實是一種至高的境界,幷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悟性和醒覺。至少我還是在努力地糾纏一些不知道是否值得爭取的東西。我多次用不同的藉口離開那個看不到底部的井,可是深陷下去,連翻身的力氣都沒有了。我走的就像一條沒有盡頭的路,最可悲的是半途了,還不知道在追求的是什么。
     
       遠方,何處看到的遠方,我一直不停歇地奔跑,現在竟有點累了。可能我真的應該返回,然後重新起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渣渣 2009-04-29
    第十二夜 2008-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