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3-05

    寫在我想肄業的時候

       我已經看到很多人走了。在過去的兩三個月當中,我以一種我自己都無法想像的狀態去進行著我以為是很驕傲的事情。
       然而到了今天,我好像在一個自欺欺人的夢境中醒來了。原來所有的游戲都不可能像我想象中的永恒。對于一個人都有變心的時候,更何況對于一個死物呢。
       剛才翻了很多人航海博客,很多人都選擇退學了。對于我自己而言是有點不捨的,可是人必須還是活在現實當中,縱是我在游戲里面威風八面,可是在現實中我還是那樣子。我不想在虛擬的成就感和真實的錯落感中顛覆地生存。所以我選擇了在這個游戲中肄業,真正的去尋找我想要的東西。不是虛無的,而是真正可以掌握在我的手上的。
       過去的兩三個月里,我在游戲活得很開心,認識了不少朋友,雖然大家素未謀面,可惜我都感受到了大家的真誠。而今天,小鳥要飛走了。飛去一個真正適合我的地方。不在流連与眷戀。
        雖然有些遺憾,但是生活還在進行中。當我看到關于威尼斯的一切,心裏的肅然起敬依然存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