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04

    神的孩子在唱歌

    “光阴过得潦草,才会想起一日三秋。韶华开得绚烂,才会担心落红满径。梦境过于逼真,才会害怕一睡不醒。”
     
     上面這個話引自我一位朋友QQ上的簽名。我看了之後,心裏竟然有一些悲秋的感覺。以前跟語文老師學習詩詞鑒賞的時候,就很不屑古人爲何在秋天的時候會悲傷。現在自己卻也是這樣的。古時今人,傳承下來的一脈一宗,我們身上也流著悲秋的血液,留著悲秋的傳統。
      說起來真的有些對不起這位朋友,我沒有履行之前對她承諾的一些東西。可是任何解釋當我想說出來的時候,發現都是蒼白的。于是我一直想找到一個補償的契機。可是還是那一句話,任何解釋原來都是蒼白的。一切的一切都已經改變了。
      年少輕狂的歲月,也許一去不囬。少年不愁的時代,或者不再重現。那我還守着不必要的什麽一直往未知的前方走么?
      天堂啊~我想要的天堂怎麽去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