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5-29

    路途 - [似水年華]

          上個月我去參加教育學心理學的課程培訓,想考一個教師資格證,讓身上多一技傍身。然後我考的一塌糊塗,及格什麽的基本不可能,我一直都認為這是我沒有複習裸考的結果。然而這幾天,我帶著辦公室新來的同事熟悉本公司本部門的工作,從頭帶起,勞心勞力,身心俱疲的時候,我深深發現,其實自己根本就不是當老師的料子。光是好嗓子——能承受一天到晚巴拉巴拉巴拉的好嗓子這方面我就輸了。

          我開始懷疑自己的思考模式和努力方向了。因為我當初作為新人的時候從來沒想過現在這位新同事思考的問題,我記得那時候自己也是從零學起,師傅給我說這個這樣操作,我就這樣操作;師傅說這個可以有,我就認為這個可以有;師傅說的東西我未曾懷疑。我也沒覺得自己是有多不求甚解,一知半解,我覺得現在很多事情也豁然開朗,絲毫未影響工作啊~為毛現在還有人,你跟他說這個他老是用懷疑的目光看著你呢,我是長的多麼地不值得信任啊,真是奇了個怪了;為毛現在還有人,一個芝麻大的形式不複雜內容巨空洞的工作也要弄得像摘取哥德巴赫猜想那樣小心翼翼啊,真是奇了個怪了;為毛現在還有人,明明跟你年紀差不多,理解能力極端到好像印第安語系和爪哇語系的人討論地球引力學似的,更別提共同語言了。是的,我錯了,我忽略了一點很重要的,我不能和目前還不知道嘉頓麵包是何物的人計較太多。你知道,每五個廣州人就有一個外星人來的。

          最近上班下班坐在公交車裡看外面唰唰而過的一大片紅彤彤的鳳凰花,很漂亮。還在讀大學的時候,每年五月份就會去拍校園裡盛開的鳳凰花,這種花朵團簇、顏色嬌豔的植物一年就半個月到三星期的花期,而且僅此一次,還算是珍貴的。恰好五月份是畢業答辯的季節,通往畢業答辯場地的兩邊就是滿滿的鳳凰樹,盛開的花顏就像爲了你大學生涯最重要的一刻作一個特別的儀式,那種感覺很難用言語去表達。只是我每到這個時刻就會特別感慨。最好的時光已經過去,我屢屢想故地重遊,奈何屢屢雜事纏身,那種無憂無慮不憂柴米的日子真的過去了,以前特意去拍攝鳳凰花的閒情逸致全都變成了上下班公交車上的一刻打盹,刷的一下一排鳳凰花又過去了,啥都沒看到。

          有段時間沒和大學幾個最好的朋友聚會了,畢業之後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好不容易才能相聚一次,每一次似有千言萬語又似無從說起,這是一種很微妙的感覺,不是不想念是無法去實踐,你開始離開你原來的圈子而且漸行漸遠,你越來越有各種各樣的理由推掉這個那個的邀請,其實怎麼說呢,不是一個圈子的人走不到一起,是一個圈子的人,彼此距離越來越遠,圓圈總是會被撕裂然後分割,所以怎樣都好,好朋友要常聯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