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5-15

    花海 - [似水年華]

          我敗了,找了很久還是沒能找到替代blogbus的博客,於是只能心有不甘地繼續使用,偶爾也安慰安慰自己,不用錢啊你還這麼挑剔幹嘛!?所以我只好繼續忍受blogbus繼續屏蔽我的網誌繼續刪除我的圖片……“水貨啫~將就下咯!~”

          上個月傳院的師弟師妹們畢業答辯,挺想回去看看的,但是上班之後太多身不由己的事情了,最終還是作罷!掐指一算,都快是畢業一年的人,還是沒能習慣職場生活,唯一改變的可能是規律的作息生活,每天七點起床七點半出門八點半到公司然後就開始一天的工作,等中午休息,等下午下班,祈求不要加班,盼望假期快來,許願能加工資,晚上回到家六七點,心情好的時候會吃完飯去散步,心情一般或者工作太累晚飯過去上一會網眼皮都要掉下來了,然後爬床睡覺,一覺起來又是第二天。這跟我兩年前在報社的實習真沒什麽區別,事實上一早就體驗過這種生湖,但是依然不喜歡不習慣。可是,我現在已經有能力養活自己,可以用自己賺的錢買自己喜歡的東西,不用依賴其他人,不用吃人的口軟拿人的手短,想到這一點,我很開心。

          前兩天收到趙蝦從威尼斯寄回來的明信片,看著威尼斯特色的拱橋(看著不像是威尼斯的歎息橋),貢拉多,藍色的天空、海水,和我想像中有些相似又有些不同,說不出來的感覺。趙蝦給我寫了一段文字,讓我有一種錯覺:這廝壓根就沒有離開我的生活圈子。一如她的文字作風、敘事風格,吐槽的欲念一直沒有下降,哪怕是那方寸的地方、跨越幾千公里坐了飛機派到我手裡的明信片,字裡行間還是趙蝦式的吐槽。掐指一段,我們分開快一年了,回想過去的種種,覺得和這廝混上是一件充滿奇跡的小概率事件,比我雙色球中兩百元的概率還要小。幸好,被我碰上了小概率事件,不然生活多麼地無趣味啊,文藝黨沒有被嘲笑的對象,沒有人會在403的門口回應“欠債不還、老婆交出來!”也不會有兩個SB每個星期守著電腦看高達蛋蛋。在微博上看到一句話:所謂朋友,就是有人和你一起做SB的事情。

           好不容易放個假,還不幸地病了,真是薩比西。好不容易放棄這個網站,今天又要重新更新了,真是薩比西。離開了403的朋友們,我已經很少說薩比西了,多薩比西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莫若 2009-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