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04

    Seis·Cuatro - [拙筆抒懷]

     

     

    揣著明白裝糊涂是高招

    于是今日禁言= =|||




  •  

          觀看《南京!南京!》歸來,壓抑、無力、不想說話!

          恐怖殘忍的殺人場面、喪盡天良的奸淫擄掠是意料中事。本以為自己的承受能力還可以的,不過沒忍住,還是哭了。完場之後,同行六人都默默無語。好不容易有人勾起了話題,也是:我發誓絕對不看第二次!《拉貝日記》我不去看了。陸川的電影好看,不過只能看一次。

    ...
  • 2009-04-21

    紫金花 - [拙筆抒懷]



          我對日本絕對是又愛又恨。日本的文化具有令人恐懼的強大磁力,令我汗顏,頂禮膜拜!可是我是一個中國人,有些事情不能輕易忘掉,有些情感也不能被傷害。就是因為歷史這道坎,使我對這個菊花與刀的曖昧國度的情愫也充滿了曖昧,常常又愛又狠地糾結不已。偶爾會選擇性失憶,可是這絕對是自我催眠,窺到現實的種種,就會讓人很不安。偶爾會嘗試尋找超越政治和歷史的平衡點,告訴自己我只是喜歡它的文化罷了!可是當我看到《再見螢火蟲》這種混淆視聽...

  • 2009-04-02

    飲食男女 - [拙筆抒懷]

     

          李安的“父親三部曲”——《喜宴》、《推手》和《飲食男女》享有很高的贊譽,所以一直都想找個時間好好看看。

          我對同性戀情節實在不感興趣,所以對《喜宴》并不是太敢冒,只好暫時“冷藏”。倒是被《飲食男女》那展示中華料理博大精深的片頭深深吸引住了,于是...
  •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有感

          對我來說,《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不是一個陌生電影。在十年前,當時廣電總局的和諧功力還沒有很厲害,家里的電視能收到香港有線電影臺1到3三個頻道,因此免費看了好多電影。其中就有《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不過,那時候還很小,看到昏暗慘淡的畫面,人物操著國語對白的電影,自然失去了興趣。我印象中,這部電影在電影臺上播過三四次,卻從未看過一次,假設看完過,以當時的知識構成也不可能理解...

  •  

          最近文化届出了一件颇大的事情,那便是关于“说上海话没文化”这一论点引发的一系列讨论,各大论坛、门户、名家博客纷纷援引讨论,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
          事情的缘由是,《新民晚报》在二月四号报刊上登载了一篇名为“新英雄闯荡上海滩,不限户籍个个精英”的杂文,全文如下:
         上世纪80年代以前近50年里,上海人有两个特征,一个本子:上海市区户口簿,一种方言:上海话,称之为老上海人...

  •      以此證明我的小資情結,但是不得不承認奧巴馬大叔的魅力非凡。08大選年,選出一個白白凈凈的小馬歌和一個黑而魅力的奧巴馬,今年哪是鼠年呀,搞錯了吧!轉載新東方翻譯的奧巴馬獲勝演講全文,除了獲勝者是奧大叔外,另一個重要理由是,我這個四級低空飛過的廢材居然看得懂英文原文,雖然只是百分之70左右= =|||!

     

    Hello, Chicago!
    芝加哥,你好!


    I...
  • 2008-10-13

    東京塔 - [拙筆抒懷]

         斷斷續續地看了《東京塔》,如果把它看成純粹的親情電視劇,似乎膚淺和誤讀了。拋開主線劇情,“東京塔”所映射的是一群因為各種原因背井離鄉來到東京的人,各自與東京這個城市的故事。有些人因為心中的夢想,有些人因為迫于生計,有些人有家不得歸……他們徘徊在城市里,每一天都望著遙遠的東京塔!“東京塔”是一種精神,或許是追求美好生活的動力,或許是尋獲城市認同感的支柱,或許是…&...
  • 2008-08-30

    欲言又止 - [拙筆抒懷]

         我最怕遇到兩種人,一是無知之人,無論你講什麽,他都不了解、不知道、沒感覺;二是多言之人,無論你說什麽,他可以就這個話題給你滔滔不絕,之後開始離題萬丈以顯示他的博學!聊天本是很愜意的事情,但是遇到話不投機或者心胸狹窄的人,就變成受罪。有感於人與人的溝通困難,所以最近常常收看劉墉的《世說心語》。儘管有點受不了劉墉那太監般的聲音與動作,但是這個節目做得不錯,真的能學到很多待人接物的技巧。

        ...
  •      圣火傳遞深圳站

         民眾的熱情超過我的想象,大概大家都覺得這是百年一遇,千載難逢的。所以無論男女老少都爭相走上街頭觀摩火炬的傳遞。天公作美,天空晴朗、萬里無云,民眾夾道歡迎圣火,那種人貼人,汗貼汗的感覺真的是前所未有的。等待圣火的那兩個小時,簡直是畢生難忘!

          因利乘便,我們直接在西門對面迎接圣火。火炬...
  • 2008-05-07

    所謂民族 - [拙筆抒懷]

         前兩天我看了香港高校的一個辯論比賽,辯題是中國舉辦奧運得不償失。晚上去上課,把這件事講給銘遙聽了。她大為不悅,認為辯論這樣的題目實非中國人應為,事關民族不應兒戲……

         話說這個辯題的確是有問題的,因為正方的觀點處于一個很不利的位置,無論怎么說反方能輕而易舉地推翻正方所言。但是……這與民族有何干系?雖然銘遙說正如兄弟倆在外人面前...
  •       我知道許鞍華是香港著名的女性導演,導過很多膾炙人口,享譽香江的優秀電影。我只看過她的一部作品——《女人四十》,已經喜歡不已了。《女人四十》的劇情很簡單,以一個女性的視角,用舒緩的語調向大家講述一個平常家庭的尋常故事。我不知道從電影學的角度,這部影片站在一個怎樣的平臺。雖然沒有華麗的視覺效果,沒有扣人心懸的懸念情節。可是,影片的劇情讓我感到很親切、溫馨,市井小民的家庭充滿喜怒哀樂故事很能引起觀眾的共鳴。蕭芳芳一直給人一種高貴的印象,沒想到飾演一個中年師奶也得心應手。她所飾演的孫...
  •      這是電影《練習曲》的觀后感。

         這是船長推薦的電影,趁著星期二晚上不上課,一口氣看完!

         看起來是一個很純粹的故事。主角是一個聽力有障礙的大學生,為了將來不后悔,所以特意請假逆風環島游。途中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他們有各自的故事。不過是萍水相逢蕩起的一點點漣漪,卻把生命點綴得如此美麗。這就是《練習曲》的故事........
  • 沁崽写给我的一篇文章,前几天才认真地去读了。写的很好! 于是我很感动呢!



    给舍长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有种感觉有种感情我不能用言语来形容,
     

          只是在偶尔想要问身旁的人XX诗XX词的作者是谁最精彩的一句是什么的时候,或者看到一个新闻想要和旁边的人说你知不知道日本...
  • 以前觉得白驹过隙、红颜瞬逝这样的词,都是古人在胡闹。可是等自己年纪稍长,才发现并非如此。四年前的自己,还是一个高一的学生。懵懂、羞涩、天真、无忧无虑……觉得世界很美好。一个人要变其实不需要太多的前奏与酝酿。一旦有合适的“催化剂”,瞬间就能达到,尤其是心智的成长。我这辈子注定要在2004年3月20日这一天与台湾结下不解之缘。陈水扁被两颗谜团般的子弹社稷了;连战义愤填膺地对记者说:“我相信我们国家是法治国家。”游锡堃理所当然地对...
  •    十二月七號,中正紀念堂中“大中至正”的牌匾被拆下來了,換上了一個“自由廣場”四字。從此,中正紀念堂就成為了歷史名稱,不再復返。
         
                        工人正準備拆掉“大中至正”四字
       雖然事情發生在臺灣,我也沒有經歷在被國民黨統治的時期,但是覺得歷史有些東西不應該人為地去改變。中正紀念堂是以蔣介石之字中正來命名的,對于臺灣人來說這是一種集體回憶。既然是集體回憶就不應該如此簡單和草率地磨滅掉。政客會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和政治利益去做一些企圖磨滅集體回憶的事情,這個也是一個社會的悲哀。請問磨滅掉所有的集體回憶,拿什么去給我們的子孫后代繼承?
        
                       一臺北市的市民在抗議拆除“大中至正”牌匾
      大家可能不知道,通向臺北市總統府前的那條路凱達格蘭大道,以前叫做“介壽路”,是為了慶祝蔣公六十歲大壽而命名的。后來陳水扁當選為臺北市市長,把路名改成了今天的“凱達格蘭大道”。臺灣的很多事物都因為政權的交替,發生了嚴重的轉變。國父孫中山變成了外國人,中正機場變成了桃園機場,中華電力也要改名叫臺灣電力......總有一天,全中國最中華的省份——臺灣,變成最陌生的地方了。是不是總有一天臺灣當局該動員全臺灣人民不要再說國語了,該說起他的語言吧!說日語也比說國語要好~
       
                    “中”字被拆下來了
       前不久,我所在的城市的對面鄰居香港正在掀起一場“保留皇后碼頭”的保育行動。香港以前是英國的殖民地,所以你在這片土地上會看到“維多利亞港”、“皇后碼頭”、“伊莉莎伯醫院”、“威爾士親王醫院”、“喇沙書院”這樣的名稱。很多人,尤其是生活在內地的,他們很難理解為什么這么多保育人士會在皇后碼頭靜坐去保護一個殖民時期的遺留物,甚至會認為這是一群港英余孽。如果想要真正找到這個問題的答案,可以問一個廣州人:“是否愿意把沙面那些外國教堂拆除?”又或者問一個上海人:“能不能接受把外灘那些舊式建筑拆卸?”我敢保證,他們都會持反對意見的。
       
          雖然字拆下來了,但是印跡深刻,拿走的是記憶,留下的是歲月。
       雖然沙面的教堂外灘的舊式建筑是外人給的,可是有時候這是歲月留給一個城市的記憶,沒有了它們,這就不是真實的城市了。
       
           宣傳反貪腐民主廣場的街景
       我記得很久之前就想去一趟臺灣,可是三通遲遲未定,大陸開放赴臺旅行處處受阻。本來還想著有機會去看看中正紀念堂的,可是現在變成了遺憾!
       
          “大中至正”換成了“自由廣場”悲呼哉~
     
  •    馬克思在《馬恩全集》的開卷篇這樣說——封鎖消息,就是封鎖了大家的耳目;壟斷輿論,就是壟斷大家的嘴巴;查禁書報,就是查禁全體老百姓互相交流的管道。沒有新聞出版自由的國家一定不是共和國。

       請那些自稱信仰馬克思主義的共和國對照一下自己的所作所為!不要再自欺人!

       主義——令人生厭的齷齪的假面具!

       北京大學有馬克思主義學院,可是他們并不研究真正的馬克思主義,他們研究的是如何把馬克思主義中有利于維護專制的東西剝繭抽絲地找出來,用以制造理論來維護國家謊言。

       信仰馬克思主義的都應該去見馬克思。

       “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想法,不需要理會別人怎么想。如果大家的想法都是一樣的,這不就是共產主義了么?但是世界怎么會有共產主義呢?”

       “如果說韓國人喜歡意淫,那么中國一樣是意淫大國,因為他們還在信仰所謂的共產主義。”


  •    2007年12月13日,對于中國人來說,是一個很容易被遺忘的日子,也是一個很應該被銘記的日子。七十年前在南京發生的那場大屠殺是中國國民刻骨銘心的痛與記憶,是曾經積貧積弱的中國近代史以來最屈辱的最血腥的縮影,也是人類發展史上最沉重最黑暗的一頁。
                           
       我曾經看過很多關于南京大屠殺的書籍、電影、電視紀錄片、新聞紀實,每當看到那些殘酷地慘不忍睹的屠殺圖片,眼睛是麻木的,可心里是沉痛的。曾經的南京是我們中國的首都,而我們的首都卻如此般被日軍攻陷炸毀,而生活在首都的同胞卻如此般地被敵人屠殺、凌辱。這種恥辱是前所未有的,那更遠去的火燒圓明園、中日甲午戰爭以及八國聯軍侵華所未能及的。

    紐約的華人華僑在紀念南京大屠殺70周年,這里面似乎不只是來自大陸的,還有香港臺灣澳門的華人華僑~
     
        我的死黨MJ剛發來了一條消息說:“在我的整個大學好友分區里只有我跟你把簽名改成紀念南京大屠殺。”我能感受到她無奈的心情,而在光纖接口另一端的我,也是懷著同樣無奈地心情。其實我已經對此習以為常了,所以開篇就提到這是一個很容易被國民忘卻的日子。我回答MJ說:“十個中國人里面會有八個人忘記12月13日,記住的兩個人恐怕一個是南京人,另一個就是有心人。”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有心人,但是我銘記每一年的今天。我身邊更多的人對這個日期并不敏感,我不知道他們到底是以怎樣的心情去度過這一天,可能他們的傷感和沉重更愿意埋藏在心底......或許吧!

    1937年12月18日《紐約時報》頭版報道了南京大屠殺~
       身邊有不少的人認為我是一個憤青。是的,我也曾經做過改變中國國民劣根性和提高國民素質這樣的黃梁之夢,可是現在想起來是一個很愚蠢、幼稚的笑話,連我自己都不忍心去回憶曾經幼稚的自己。不過,我始終否認一點,我不是憤青。我只是比其他的同年人思考了更多他們不感興趣的歷史與時政,表達自己一個觀點而已,我所能做到不可能是“兼濟天下”,所以全身心地“獨善其身”。

    張純如,一位始終讓人敬佩的華裔女作家,她不僅只是把事情寫出來,更重要的是喚醒一群又一群遺忘歷史的愚蠢國民~
       我深深地熱愛我的祖國,她的名字叫中華。雖然那些久遠的漢唐盛世不再復返,可是這片土地還是以前的那片華夏,我們還是繼承華夏血統的中華人。可是為何為何我們總是受人欺負呢?鴉片戰爭、火燒圓明園、甲午海戰、日俄戰爭、二十一條、九一八事變、七七事變、南京大屠殺......98年印尼排華暴動、99年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
       請問巨龍真的會醒嗎?